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第二九七章 要精兵

第二九七章 要精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言大摇大摆的在庄园门口走出来,低声招呼远处的三人:“都过来。”
  
  莱奥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听话起身小跑着到了王言的面前。
  
  “跟我来。”说完,王言转身走进庄园。后边三人对视片刻,迈步跟着走了进去。
  
  只见庄园中,门口的两条恶狗吐着舌头倒在地上,脑袋那里流了一滩血,明显是死了。在另一边的地上,是一个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死不瞑目,怀中紧抱着猎枪的牧羊人。走进正屋,房间外是脑袋被旋转了将近一百八十度,只有一层皮粘连着的另一个牧羊人,死状极惨。
  
  唐的两个牧羊人不独是在锡拉库萨,在整个西西里都有些名气。他们这些年为唐解决了很多麻烦,护唐周全。如今这样两个狠角色,不费吹灰之力就被那跟东方来的疯子不声不响的给弄死了,太他妈吓人了。
  
  随着疯子走进屋子中,床上的被子下是一个半露山峰没有声息的女人,一边是被塞着嘴,打断了四肢在地上苟延残喘的,他们的唐。见到他们进来,眼睛瞪的老大,不敢相信手下会背叛。
  
  佐尔坦和马格纳斯还好,毕竟他们中间差着级别呢,莱奥就不行了,看着唐怨恨的目光,腿是直打哆嗦,心虚。
  
  王言可不管那个,将一把尖刀扔到了地上:“动手吧。”
  
  小命都在人家手里呢,他们怎么敢磨叽,最痛快的是佐尔坦,弯腰拿起尖刀,照着大哥大的肚子就攮了两刀,真正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接着是马格纳斯,哆哆嗦嗦的有样学样,也上去捅了两刀。
  
  最后的莱奥一手拿着血红尖刀,一手做十字请求上帝的原谅,一刀就捅进了自家大哥的脖子中,送他往生,回归上帝父神的怀抱。
  
  “现在你是唐·科雷亚!”瞟了一眼,见那个所谓的唐死透了,王言亲密的拍着莱奥的肩膀:“佐尔坦、马格纳斯他们两个可以帮助你,莱奥,你们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能够掌控锡拉库萨。”
  
  “看你们表现。”
  
  没在搭理这仨洋鬼子,王言开始在屋子里寻摸。之前他是搜了一圈,不过是把人弄晕或者弄死,现在则是翻点钱。
  
  左右找了一圈,王言翻到了放钱的地方,也不是很多,只有几万美刀和几万里拉而已,或许是钱都不在这里。毕竟有个东西,它叫银行。虽然这会儿因为战争的缘故,没人信任银行,但也只是不信任自己国家的而已,并不耽误他们信任美利坚。
  
  这些钱只是对于他来说不多,但放在这个年代也不少了。毕竟头号强国美利坚的人均收入也不过八九百美刀,这里的钱是美利坚普通人干二三十年都干不出来的。但作为差不多掌控一个城镇,手下直接掌控数十人,间接上百人,经营非法生意的流氓头子来说,这些钱就不对了。
  
  王言摆手招呼一边吭哧吭哧干活的莱奥:“他有多少钱你知道吗?”
  
  “都在这里了。”莱奥解释道:“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受人尊敬,所以他的生活非常奢侈,我们也有家人要照顾,也要给我们发钱,而且他也要给镇上的大人物分钱,所以他手中的钱并不多。”
  
  高看这个流氓了,没有进取心,是个垃圾。王言拿出一万美刀,一万里拉揣进兜里:“那些钱都是你的了,最近我会盯着你,下周的今天,我会到那家酒馆找你们,希望你们不要做蠢事。”
  
  莱奥胸脯拍的咣咣响:“您放心,先生,我们不会让您失望的。”后边佐尔坦和马格纳斯两人也是赶紧的保证,表示不会辜负大疯子的期望。
  
  王言冷冷的扫了三人一眼,随即转身出门,骑着自行车走人,剩下仨洋鬼子跟那收拾残局。这一次并没有太狼藉,除了那个流氓头子惨了点以外,其他人都很好,走的不痛苦。
  
  因为是后半夜,路上巡夜的宪兵很少,没有什么突发情况,一路猛蹬到了一开始的镇子外。而后将自行车随便一扔,跑回了玛莲娜的家。
  
  到家时已经四点多了,天色即将破晓,王言也没再睡觉,而是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又洗漱了一番之后,找了几根蜡烛点着,借着蜡烛的昏黄光亮在墙角的沙发上看起了书。至于什么对眼睛不好,可没那说。
  
  时间缓缓过去,由天色微白到天光大亮,八点多,穿戴整齐的玛莲娜走了下来。看着又是光着膀子露着纹身,身上只一条白色大裤衩子的王言,没有再惊慌,面色如常的下楼。
  
  实际上她在控制,这是她第二次见那个男人的身体,她不得不说一句很好看,很性感,很能激起深入了解的欲望。当然她不是妓院里的婊子,仅是没头脑的胡思乱想而已。
  
  “我的衣服脏了,需要你洗一洗。哦,还有,我需要你再给我做几条内裤,现在这个已经穿三天了。”
  
  王言没有耍流氓,毕竟指挥一个被胁迫的女人做事,理所当然。
  
  玛莲娜脸色有些红,因为像这种私密的事,只有母亲给儿子或者妻子给丈夫做。她当然不会拒绝,将王言仍在一边的衣服泡到盆里,洗漱过后开始准备早饭。
  
  因为昨天买了不少食材,今天的早餐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应王言的要求,肉蛋奶齐备,好生活。因王言到来的丰沛食物,玛莲娜心中还是有些雀跃的。吃饭为吃饱,和为吃好,永远是两种生活。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无法反抗王言,如果可以的话,她当然不想要这雀跃。
  
  一口吞了一个鸡蛋,王言随意道:“今天去镇上么?”
  
  “嗯。”玛莲娜点头:“要去找工作,是有什么事吗?”
  
  “之前你拿回来的三本书看完了,再买几本书回来。还有,最近这几天留意一些男人们的闲言碎语。”
  
  玛莲娜不解,迟疑道:“男人们的闲言碎语是……关于什么?”
  
  “昨夜我杀了你们这里受人尊敬的唐·麦丹尼尔,和他三个强力的手下。我帮助一个叫莱奥·科雷亚的人,他和那三个被我杀死的强力手下一样,为唐·麦丹尼尔。我帮助他扫清障碍,帮助他成为唐·科雷亚。不过他的实力比不上其他人,或许会出什么意外也说不定,所以我要你听听其他人是怎么说的,听听事情的进展怎么样。”
  
  王言实话实说,没必要说什么假话糊弄,杀了就是杀了。毕竟在玛莲娜的眼中,他就是一个亡命徒,杀个把人不是理所当然么。当然外面的人肯定不会这么说,他们都知道是莱奥背叛弄死了上一个唐,这是他和玛莲娜的小秘密,挺变态的……
  
  玛莲娜睁着好看的大眼睛愣愣的看着身边大口吃饭的男人,半晌后方才应了一声,默默的吃饭。她不觉得这个男人会说谎,也没有必要骗她,所以昨夜他真的杀了四个人。想起白衬衫上的暗红血迹,她想到前天夜里或许他也杀了人……
  
  吃过饭,王言直接上楼睡觉,忙活大半夜,他倒是不疲惫,但总也有些困意,吃饱喝足,正是睡觉时候。
  
  玛莲娜收拾了桌子,洗过盘子刀叉,整理了仪容过后,穿好高跟鞋,拿上她的小包,扭着屁股走出了家门。
  
  一开门,就看到了那个总是骑着自行车跟着她的小子,不过她没有在意,锁好门后向着镇子走去。她对自己的美丽有信心,这是她的骄傲。她知道,整个锡拉库萨的男人都想要和她共度良宵,像那种发情的半大小子自然也不例外。
  
  但她乱七八糟的想着,不由的想起了家中那个叫王的东方男人。他与众不同,在他明亮深邃的眼中,她没有看到任何的淫邪念头。这让她怀疑自己,让她不自信,只是走到镇子上,感受到投射在自己身上密密麻麻的炙热目光,以及一声声无营养的问候,她才确定自己魅力依旧。她不理解,那个叫王的东方男人为什么对她无动于衷。
  
  但转而她又想,如果王真的对她有想法,她会拒绝吗?多半不会,因为她无能反抗,她只是一个弱女子。但之后呢,她会怎么办?她应该会活着吧……
  
  这般胡思乱想着,不觉得已到了镇上。在路人指指点点的议论中,玛莲娜走进了招聘办。这里是给人介绍工作的所在,虽然心知没有人雇佣她,但她还是想去碰碰运气,万一呢。
  
  “抱歉玛莲娜,这里没有适合你的工作。”办公的妇女见到不等她开口就是摇头。
  
  玛莲娜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以前她会解释,她会说她能胜任洗衣、做饭、做家务,她能胜任服务员,她会做衣服。但现在她不会,因为她早就知道,有能力给她一份工作的人都有家室,而那些女人嫉妒她的美丽,为了家庭和谐,没有人会给她工作。所以,她懒得再说,说也没用。但她难过的是,她的美貌于生活毫无益处,反添无数烦恼。
  
  出门就看到了那个最近总是守在她家门口的小子,气喘吁吁的推着自行车四处看。她没有停留,漫步人群中,向着她亲爹家走去。一方面照顾照顾独居的爹,另一方面她爹那里有许多书,她要给王拿回去。
  
  说起来她也不知道王到底是怎么看的,三本书看的那么快,不过管他呢,拿回去就是了……
  
  到了亲爹家已是中午,她弄了些饭让亲爹吃,自己也跟着吃了两口。早饭吃的比较晚,她还不是太饿。吃过饭收拾好之后,找个袋子装了五本书离开。没跟亲爹有太多的交流,因为亲爹差不多是个全聋,沟通太费劲。
  
  离开亲爹的家,她去了镇里的布店,要给王做内裤,所以她要买一些布……
  
  裁缝店和布店是挨着的,没有生意的两个老板正在店门口靠着墙抽烟闲聊,不要命的跟那说着黑手党的闲话。
  
  “听说了吗?唐·麦丹尼尔和他家族中的另外三个首领,昨夜都死了,只剩下莱奥首领还活着。”
  
  “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人们都说是莱奥杀了他们。”
  
  “我觉得下一个唐就是他,尽管其他三个首领的手下有狠辣的家伙,但他们也会害怕更狠辣的莱奥。”
  
  布店的老板说着话,就看到裁缝店的老板扒拉他,对他使眼色。布店老板疑惑的转回头,瞬间疑惑变开心:“哦,美丽的玛莲娜小姐,你是要到我的店里买布吗?”
  
  见得玛莲娜点头,布店老板笑的更灿烂了:“你能来我这里,是我的荣幸,玛莲娜小姐,我们进去吧。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合适的价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