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十年一品温如言 > Chapter 19 谢谢你很不容易

Chapter 19 谢谢你很不容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知言希同辛达夷说了些什么,那一日之后,辛达夷待阿衡好了许多,至少是肯同她讲话了。
  但是,两人真正亲密起来,还是一顿饭结的缘分。
  西林食堂的饭菜,在中学界是出了名的难吃。外校戏传,西林的学生不仅学习彪悍,连说话都牛叉得很。吃饭从来不说吃饭,都说“您今天同小强约会了吗”;土豆炒肉片不说土豆炒肉片,都说“土豆炒土豆”;番茄炒鸡蛋不说番茄炒鸡蛋,偏说“番茄炒西红柿”。
  当然,这群牛人还是很有涵养的,吃米硌了牙,一般不会骂娘叫唤,基本都是露齿一笑,走到大厨面前,来一句“你们今天这么做饭有些过分了哈,沙子里竟然有米,把我的牙磨得不轻”。
  咳咳,其实这些不算什么,可恨的是饭菜齁贵齁贵的,贵就贵吧,给的量又常常不够。女孩子倒没什么,但男孩子们,半大的毛小子,一般吃不饱。
  于是男孩子们养成了习惯,带饭到学校,然后放到食堂的微波炉里热一热,草草吃了完事。
  阿衡也是经常前一天提前煮了饭菜,第二天带到学校吃。
  言希一般不带饭盒,总是看到一帮朋友,谁的好吃抢谁的。最近固定了对象,专抢思莞的。
  “张嫂最近厨艺大涨,口味不像以前那么重。”言希捧着思莞的饭盒,吃得嘴上都是油,心满意足地对着辛达夷开口。
  “张嫂口味会变轻?每次吃思莞他们家的饭我都要喝一缸水!”辛达夷把脸埋在饭盒里,含混不清地开口。
  阿衡坐在前面抿着嘴偷笑。
  “大姨妈,你的饭盒里是不是有红烧排骨?”言希嗅了嗅,炯炯有神地看着辛达夷。
  “没有!”辛达夷捧着饭盒,一脸戒备地看着言希。
  “达夷,咱俩什么关系呀。不就是几块儿排骨嘛,少爷我能抢你的吗?哎哎,让我看看……”言希嘿嘿笑,油油的嘴边堆出半边酒窝。
  “你丫昨天就是这么说的,结果我的排骨转眼就没了!”辛达夷义正词严,掷地有声。
  言希飞扑,吊在辛达夷身上,爪子伸向饭盒。辛达夷宁死不屈,捧着饭盒,好似董存瑞举着**包。
  “郭老师!”言希突然变脸,正正经经朝着辛达夷背后打招呼。
  辛达夷迷糊着脸,转身,言希奸诈一笑,趁着少年转身分神伸手去抓饭盒。结果不巧,刚啃过鸡翅,手还是油的,而饭盒是铁的,手一滑,啪,饭盒盖地。
  辛达夷回头,蹲了身,眼泪颤巍巍的:“我的肉,我的饭……”
  “哈……那啥,还真有排骨呀……”言希指着地上一摊酱红色的排骨,怔忡地小声开口。
  “言希你丫赔我!”辛达夷怒了,头发竖了起来。
  “咳……喏,给你。”言希大眼睛望着天花板,一只手背在脑后,另一只手把从思莞那里抢来的饭盒递给了少年。
  辛达夷接过饭盒,刚才没掉出来的泪瞬间飙落:“连根菜叶都不剩,你让老子吃毛!”
  言希跷了二郎腿,拿着牙签,耸耸肩,摊开手无辜地开口:“那少爷我就没办法了……”
  “老子跟你拼了!”辛达夷磨牙撸袖子。
  阿衡吃了半天饭,耳朵没一刻消停,叹了一口气,放了筷子,转身把自己的饭盒伸到辛达夷面前,扒了一大半到他的空饭盒中:“给,你吃。”
  “老子不吃张嫂做的饭,齁咸齁咸的!”辛达夷一字一句,死死瞪着言希。
  言希眼睛黑黑亮亮,闪着无辜至极的光芒。
  “我做的,不是,张嫂。”阿衡温和开口。
  “你会做饭?”两个少年异口同声。
  阿衡点头,一脸理所当然。女孩子到了她这么大年纪,不会做点儿饭菜,以后怎么嫁人?
  “这么说,思莞的饭也是你做的?”言希挑眉,墨色隐了翠。
  阿衡含笑继续点头。
  辛达夷瞪圆了眼睛,开始还扭捏着不想接,可是,肚子咕噜咕噜地直叫。心一横眼一闭,他妈的,思莞、言希能吃他也能吃,便接了过来。
  红烧茄子、香干肉丝、番茄鸡蛋,几样家常菜虽然简单,但做得精致干净,很有卖相。
  少年挠挠头,抓着筷子扒起饭菜。开始吃到口中只觉得普通,但是越吃越可口,上了瘾,最后一口,打了饱嗝,方搁下筷子。
  “哈……死孩子,没出息的样子!”言希年纪比思莞、达夷大,自小就有做人哥哥的范儿,笑骂少年。
  阿衡也笑,薄薄的唇微弯,清恬的色泽。
  辛达夷拿袖子一抹嘴,抬头直直看着阿衡,半晌才开口:“温衡,你丫以后别这么笑,看着让人忒闹心!”
  “呵呵。”
  “本来我是不想搭理你的,整天这么笑,假得很。但老子吃人的嘴软,以后,别在我们面前这么笑了,知道不?”
  “呵呵。”
  “你丫真是个木桩,都听不懂话!”辛达夷撇唇。
  “呵呵。”
  “腮帮子疼不疼?”言希微笑。
  “疼。”阿衡戳了戳自己的腮帮,不好意思地开口。
  她对这个世界报以善意,明明知晓人心的顽固,也未尝预期自己有什么本事能够一夕改变什么,只是期望,别人转身的时候,能看到她的微笑。
  虽然,他人兴许不会回以相同的微笑,但是,她已经努力过,渴望了潜移默化的力量。余下的,不后悔便好,至于别人,她无力,亦不想管上许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