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十年一品温如言 > Chapter 12 不愿做奴隶的人

Chapter 12 不愿做奴隶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阿衡手中攥着火车票时,才有了真实的感觉。
  她马上要离开这里了,阿衡如释重负,欢喜地唱起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她小声哼着,身旁的少年支着下巴,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她。
  阿衡脸红了。
  “你跑调了。”少年平淡一笑,深深吸了一口气,酝酿了,呼出,“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这样才对。”
  你……才跑调了……
  阿衡吸吸鼻子,却不敢反驳,她记着思莞无数次说过言希的坏脾气。
  夜晚十点的车票,还差半个小时。
  现在是春运期间,候车室里人多得可怕。言希怕被人踩到,就带着阿衡蹲到了角落里,两人静静地等着检票。
  “我们要去,S城?”阿衡小声问少年。
  少年蹲在那里,忽闪着大眼睛,点了点头。
  “为什么?”阿衡心中着实有些窃喜,S城离乌水镇很近,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
  “我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了S城。”少年轻轻开口,声音慵懒。
  “你,去过,S城?”阿衡问他。
  “没有。”少年摇头。
  “那,怎么梦到?”阿衡瞠目。
  “梦里有人对我说,那里有很多像我一样漂亮的美人,很多好吃的很多好玩的。”少年口罩半退,嫣然一笑,唇色红润,如同涂了蜂蜜一般。
  阿衡扑哧一声笑了。
  “313次列车的旅客注意了,313次列车的旅客注意了……”甜美的女声。
  “开始检票了。”少年站起来,厚厚的手套拍了拍背包上的浮灰,挎在肩上。
  那个背包阿衡之前掂过,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很沉。
  她跟在少年身后,有些稀罕地东张西望。她坐过的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汽车,火车则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
  “不要东张西望,有拐小孩的。”少年掩在口罩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
  阿衡收回目光,看着言希,有些窘迫。
  她……不是小孩子。
  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戴着白色手套,站在检票口。阿衡乐呵呵地把两张票递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笑眯眯地检了票,热心肠地对言希说:“你们姐妹俩第一次出远门吧,做姐姐的,出门要带好妹妹呀!”
  言希露在口罩外的半张脸黑了起来,拿过票,不作声,大步流星地向站台走去。
  阿衡边向工作人员赔笑脸,边跌跌撞撞地跟在言希身后。
  也难怪,言希长得这么漂亮,又穿了一身粉衣,不认识的人大抵会把他认成女孩子。但显然,言希并不高兴。
  但她哪知,言希何止是不高兴,简直是肝火上升。他从小到大,最恼的,就是别人把他认成女孩儿。
  出了检票口,阿衡有些冒冷汗,她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这么多人。站台上闹哄哄的,形形**的人几乎将她淹没。
  好不容易在人潮中挤上了车,但是大多数人堵在车厢口,想等别人找到座位,不挤的时候自己再走。结果,人同此心,越堵越多,乱成了一团。
  这厢,阿衡的眼泪快出来了,身旁高高壮壮的男子踩到了她的脚却浑然不觉。她试着喊了几声,但车厢闹哄哄的,对方根本听不到。
  言希靠着窗,多少有些空隙,看着阿衡被挤得眼泪快出来了,大喊了一声:“喂,我说那位叔叔,你脚硌不硌得慌!”
  少年嗓门挺高,高胖男子听到了却没反应过来,只看着言希黑黑亮亮的大眼睛发愣。
  “妈的!”言希恼了,咒骂一声,扯着阿衡的胳膊可着劲儿把她扯到了自己的胸前,双手扶着窗户两侧,微微弓身,给阿衡留下空隙,让她待在自己的怀里。
  阿衡猛地浑身放松起来,低头一看棉鞋,上面果然有一个清晰的皮鞋印,抬头,是少年白皙若刻的下巴。
  火车晃晃荡荡的,言希粉色的外套有时会轻轻摩擦到她的鼻翼,是淡淡的牛奶清香,干净而冷冽,她脸皮撑不住红了起来,有些难为情。
  大约过了十分钟,旅客们才渐渐散去,阿衡嘘了一口气。
  言希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开始按着车票上的号码寻找座位。
  “23、24号……”
  阿衡拉了拉言希的衣角,指着左侧的两个座位,她感觉言希明显松了一口气。
  少年把背包安放好,坐在了靠窗的位子上。
  阿衡坐在了言希身旁,看了腕表,时针距离零点,差了一格。车厢,也渐渐变得安静。
  火车哐当哐当地响着,阿衡听着呼啸而过的风声,觉得自己很累很累……
  再睁开眼时,她已经坐在云家屋外。
  她看到了熟悉的药炉子,看到了自己手上的旧蒲扇,那橘色的火光微微渺渺的,不灼人,不温暖,却似乎绵绵续续引了她的期冀。
  分不清时光的格度,家中的大狗阿黄乖乖地躺在她的脚旁,同她一样,停住了这世间所有的轮次转换。她眼中仅余下这药炉,等着自己慢慢地被药香淹没。
  这样过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妥。
  恒常与永久,不过一个药炉,一把蒲扇,没有欲望,也就没有痛苦和伤心。
  在这样庞大的带着惯性的真实中,她确定自己做着梦。可是,究竟她的药炉、她的阿黄、她的在在是梦,还是坐在火车窗前的这少年,或者远处病房中伤心的思莞是梦?
  这现实比梦境虚幻,这梦境比现实真实。可,无论她怎样地在梦中惶恐着,在言希眼中,这女孩却确凿已经睡熟,切断了现实的思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