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十年一品温如言 > Chapter 10 雪夜苏东伤耳语

Chapter 10 雪夜苏东伤耳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北方的天,冷得迅速,十二月的中旬,雪已经落下。
  1998年的第一场雪悠悠飘落时,B市里的人们正在酣眠。
  阿衡自小生活在南方,见过雪的次数五个手指数得过来。况且,每次下雪,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悄悄停止,了无痕迹。所以,她对雪的概念很是模糊,白色的、软软的、凉凉的,还有,吃了会闹肚子的。
  这样的形容词虽有些好笑,但当思莞兴奋地敲开她的门,对她说“阿衡阿衡快看雪”时,她的头脑中确实只有这样匮乏而生硬的想象。因此,推开窗的一瞬间,那种震撼难以言喻。
  她险些因无知,亵渎了这天成的美丽。
  天空,苍茫一片,这色泽,不是蓝色,不是白色,不是世间任何的一种颜色,而是凝重地包容了所有鲜美或灰暗,它出人意表却理应存在,以强大而柔软的姿态。
  苍茫中,是纷扬的雪花,一朵朵,开出了纯洁。
  阿衡蓦地想起了蒲公英。
  那还是她年幼的时候。母亲攒了好久的布,给她做了一件棉布裙子,却被石榴汁染了污渍。邻居黄婆婆对她说,用蒲公英的籽洗洗就干净了。她盼了很久,好不容易等到春天,去采蒲公英籽,漫山遍野,却都是飞扬的白白软软的小伞,独独未见籽。
  那样的美丽,也是生平少见。只可惜,与此刻看雪的心境不同。当时,她怀着别样的心思望见了那一片蒲公英海,错失了一段美好,至今留在心中的,还是未寻到蒲公英籽的遗憾。
  绵延千里,漫漫雪海。
  下了一夜大雪,路上积雪已经很厚,踩上去松松软软的。街上的环卫工人已经开始扫雪,阿衡有些失望。
  “放心吧,会一直下的,不会这么快就停。”思莞知晓阿衡的心思。
  阿衡眯眼,望了望天,一片雪花刚好飘到她的眼中,眼睛顿时凉丝丝的。
  “思莞!”隔得老远,震天的喊声。
  思莞回头,笑了。呵,这组合难得,大姨妈和阿希凑到了一起。
  他们仨连同在维也纳留学的陆流,四个人一块儿长大,但只有这两个是万万不能碰到一块儿的。两个人在一起,没有一日不打架。打得恼了,思莞去劝架,苦口婆心,两个人倒好,勾着肩晃着白牙一起踹他,声声奸笑:“亲爱的思莞,你不知道打是亲骂是爱,爱得不够用脚踹吗?”
  他抹着眼泪向陆流呼救,那人看都不看他一眼,语气温柔若水:“谁让你管的?打死倒好,世界一片清静。”
  “达夷,阿希。”思莞用力挥挥手。
  阿衡看着远处的两人渐渐走近。
  两人一个白衣,一个蓝袄,个头不差什么。只是辛达夷比言希结实得多,在辛达夷面前,言希益发显得伶仃清冷。
  “我刚刚还跟言希说呢,前面看着那么傻帽的人肯定是温思莞,就试着喊了一嗓子,结果真是你!”辛达夷嘿嘿直笑,一头乱糟糟的发很是张扬。
  “滚!”思莞笑骂,但亲密地搭上少年的肩,笑看言希,“阿希,你今天怎么和达夷一起上学?你一向不是不到七点五十不出门的吗?”
  言希淡淡扫了思莞一眼,并不说话。
  他穿着白色的鸭绒外套站在雪中,那雪色映了人面,少年黑发红唇,肤白若玉,煞是好看,只是神色冷淡。
  阿衡看着他,感觉有些奇怪。
  言希好像有两个样子,那一日在他家,是霸道调皮无法无天的模样;今天,却是她与他不认识之时数面之缘的模样,冰冷而懒散,什么都放不到眼里去。
  “丫感冒了,心情不好,别跟他说话。”辛达夷觑着言希,小声说。
  “噢。”思莞点点头,便不再和言希搭话。
  言希心情不好的时候,绝对、千万、一定不要和他说话,更不要惹着他,否则,会死得很惨。
  这是温思莞做他发小儿做了十七年的经验之谈。
  可惜,辛达夷是典型的人来疯,人一多便嘚瑟。
  “言希,不是老子说你,大老爷们什么不好学,偏偏学人小姑娘生理期,一个月非得闹几天别扭,臭德性!”辛达夷见言希一直默默无害的样子,开始蹬鼻子上脸。
  思莞脸黑了,拉着阿衡躲到了一边。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白衣少年轻飘飘地靠近那不知死活,笑得天真满足的蓝袄少年,修长的腿瞬间踢出,兼顾快、狠、准三字要诀,白色的运动鞋在某人臀部印下了清晰的四十一码鞋印。
  某人一个趔趄,摔了个狗啃雪。
  众人叫好,好,很好,非常之好!
  这个姿势,这个角度,不是一般人能够踢出来的。
  “言希,武术?”阿衡小声问思莞。
  “阿希不会武术,只练人肉沙包。”思莞颇是同情地看了看屁股撅上天的辛达夷,意有所指。
  辛达夷泪流满面:“言希,老子跟你不共戴天!你他妈就会突然袭击!”
  言希冷笑:“我貌似跟你说过,今天不准惹我!少爷我心情不好,做出什么事来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你丫别跟我说你忘了,刚刚喝豆腐脑的时候我重复了三遍!”
  辛达夷理屈,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咬牙切齿:“言希,你丫不要以为自己长得有三分姿色就可以踢老子!”
  思莞绝倒。
  言希微微一笑,十分无奈:“爹妈生的,少爷我也不想这么人见人爱的。”
  思莞爬起来继续绝倒。
  阿衡则呵呵笑着。
  阿衡对奶奶了解得很少,思莞只言片语,但她能感受到他对奶奶的怀念。
  奶奶是阿衡回到温家的前一年冬天去世的,爷爷虽是无神论的共产党员,奶奶却是个十分虔诚的天主教徒。她常常教导思莞要心存善念,宽仁对待人和物,因为万物平等,不可以撒谎,做人应当诚实,对待别人一定要真诚礼貌。
  思莞在奶奶的影响之下,也是忠实的信主者。
  阿衡知道时,倒并不感到意外。因为思莞就是这样的人,始终温柔礼貌、待人宽厚。在他眼中,没有美丑之分,只有善恶,他能够平静大度地对待每一个人。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未曾冲动过的少年,却在圣诞节前三天,失了踪影。
  准确算来,从那一天清晨起,阿衡就没有见到思莞。温家人起初只当他有事,先去了学校。
  结果直至第二天,少年还未回家,打给言希、辛达夷,都说没见过他。而思尔住的地方传来消息,说她也已经两天没回去了。家人这才慌了神报了警,央了院子里的邻居一起去找。
  阿衡被留在家中看家。她想着,觉得这件事实在毫无预兆,思莞失踪的前一天还在说说笑笑,没有丝毫异常,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阿衡进了思莞的房间,一向干净的房间一片凌乱。刚刚,家人已经把他的房间角角落落翻了一遍,却未找到丝毫的蛛丝马迹。思莞一向干净,他回来看到房间这样,会不高兴的。
  阿衡想到思莞看到房间乱成这样,眉皱成一团的样子,摇头笑了。她开始帮少年整理房间。
  拉开窗帘,窗外依旧白雪皑皑,不过,辨得出是夜晚。
  今天晚上是平安夜,阿衡对洋节没有什么概念,只是思莞讲得多了,便记住了。
  平安夜要吃苹果,平平安安。
  思莞在外面,吹着冷风,有没有苹果吃呢?这么冷的天不回家,冻病了怎么办?多傻呀,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如果和她不能说,总还有妈妈和爷爷的。
  想着思莞也许马上就会回来,阿衡收拾干净了房间就去削苹果。
  可削完一个,想着爷爷妈妈也一起跟着回来呢,又多削了两个。
  端到思莞房间里时,阿衡的目光不经意扫到了墙上的挂历。十二月份,用黑笔画了一道又一道,最后停在二十二日。
  十二月二十二日,是奶奶下葬的日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