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国之谋伐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绑架陈暮

第二百三十六章 绑架陈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阳许子远?
  
  曹操和郭嘉对视一眼,都能出对方眼中的疑惑。
  
  许攸来这里做什么?
  
  按照常理来说,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抛弃袁绍,来投曹操。
  
  二是来做袁绍说客,求曹操出兵相助。
  
  但这两个情况都不太现实。
  
  因为前者明明有更好的选择,后者则是用脚指头想都不可能。
  
  相比于投奔曹操,投奔如日中天的刘备不好吗?
  
  至于求曹操出兵,曹操连徐州都没拿下,光靠兖州这一亩三分地,有几分实力?
  
  说句不好听的,历史上曹操拿下司隶、兖州、豫州、徐州几乎四州之地,也差点被仅仅统一河北的袁绍打得找不着北。
  
  更何况现在。
  
  只要有点脑子,都应该明白,现在出兵去相助袁绍,那是什么下场。
  
  刚好刘备找不到借口收拾他曹操,借口不就来了?
  
  所以忽然听到许攸来访,郭嘉和曹操都觉得有些奇怪,不明白他来做什么。
  
  “奉孝,你说许攸来做什么?”
  
  曹操忍不住问道。
  
  郭嘉眯起眼睛:“许子远怕是来投奔明公的。”
  
  曹操一头雾水道:“即便是要投奔,也该去投奔刘备,来投奔我做什么?”
  
  郭嘉想了想,分析道:“原因有三点,一,许攸此人心高气傲,宁为鸡头,不愿为牛尾,刘备麾下猛将如云,谋士若雨。他去刘备那,不一定能得到重用。”
  
  “嗯。”
  
  曹操点点头,对于自己这个发小的性格,他还是非常了解。
  
  郭嘉继续道:“二,他跟刘备关系不熟,贸然前去,刘备恐会疑他为袁绍内应,必然猜忌于他,以许攸的性格,恐怕会难以忍受。”
  
  “这倒也是。”
  
  曹操笑了笑,许攸这家伙确实是这样。
  
  “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郭嘉认真说道:“我曾经去过王文祖处,明公可知道,王芬擅立皇帝,是谁在背后给他出主意?”
  
  “莫非是许攸?”
  
  曹操惊诧,当年王芬忽然立伪帝,让天下人都觉得惊愕,原来里面还有内情。
  
  郭嘉点点头道:“乃是许攸和周旌怂恿,王芬恰好也有此意,便顺势为之,只是他太急了,如果再等一年半载,或许如今天下就有可能大不一样。”
  
  “难怪,许攸既然参与进去了,以他的智谋,应该不会这么愚蠢,里面恐怕也有袁绍的指使吧。”
  
  曹操嗤笑起来,当年王芬立伪帝其实是一招好棋,但坏就坏在他立的时机不对。
  
  如果晚一年,等刘辩死了,天下无主,再立皇帝就名正言顺地多。
  
  偏偏他早立了半年,那时刘辩还在,虽然沦陷在董卓手里,可刘辩不死,那立的皇帝就是伪帝,天下人人诛之。
  
  现在看来,恐怕里面有袁绍的影子,就是让王芬成为众矢之的,因为王芬不修兵事,如果被天下人指责征讨,到时候王芬也就不得不倚仗袁绍。
  
  郭嘉说道:“这是自然。”
  
  过了片刻,许攸从前门进来,还未步入厅堂,就在中庭看到曹操从院子里走出来,大笑着对他说道:“哈哈哈哈哈,子远,没想到你会来,恕未远迎呀。”
  
  态度不算太冷,但也谈不上倒履相迎那么热情。官渡之战的时候曹操有求于许攸,所以态度才那么好,后来拿下了冀州,许攸屡屡直呼他小名,被他砍的时候,可是毫不留情来着。
  
  许攸笑道:“阿瞒,忽然上门叨扰,有失礼节,还望不要怪罪才是。”
  
  曹操听到他大庭广众之下叫自己小名,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但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保持着微笑上去亲昵地揽着他的手道:“子远哪里的话,我们自幼相伴,亲如兄弟,你来我这里想来便来就是,当自己家一样。”
  
  “哈哈哈哈。”
  
  许攸也揽着他的肩道:“还是阿瞒待我好。”
  
  一旁的郭嘉看着他们俩肩搂着肩一起进入厅堂,眼角同样微微抽搐。
  
  早听说许攸此人不拘小节,现在看来,何止是不拘小节的问题,简直是目无法纪。
  
  曹操即便实力不如袁绍刘备,身份上总归是兖州牧,一方诸侯,坐拥数郡之地,麾下五六万精锐之士。
  
  你许攸之前不过是袁绍底下的一个谋士而已,还曾经带兵入侵过兖州,自东郡过河袭击过济北,现在又跑过来不先请罪,却是对兖州之主如此无礼,属实是狂妄。
  
  不过郭嘉也知道,曹操是在和许攸虚与委蛇,如果许攸过来不能给曹操带来什么利益的话,恐怕新账旧账一起算,许攸走不出兖州了。
  
  三人进了厅堂,曹昂自然认识许攸,上前行礼道:“见过叔父大人。”
  
  许攸惊诧道:“你是子脩?居然这么大了?”
  
  曹操笑道:“上次你来我家,还是在七八年前,我儿自然也已经长大了。”
  
  许攸苦笑道:“怨我没有与孟德多走动走动。”
  
  曹操坐下之后,等仆人上了酒,才开始进入正题,举起酒杯对说道:“子远,老友相聚,自要喝一杯才是。”
  
  “来,干!”
  
  许攸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等大家都喝完之后,曹操擦了擦嘴角说道:“对了子远,你不在本初那里待得好好的,怎么忽然跑到我这里来了。”
  
  许攸愤恨道:“孟德,我们三人也是自幼相识,多年情谊,本该深厚才是。可是本初却听信外人,那颍川人郭图,一愚陋之辈,却听他谗言,致使界桥大败,我深恨之,因而只得前来投奔,还望孟德收留。”
  
  曹操故作不知道:“子远,本初不重用你,确实不应该。可他如今已经大败,支撑不了多久,你即便要投奔,也该投奔那刘玄德才是,我兵少将寡,恐怕难以成事。等河北被刘备占据,雄兵南下,我到时候也得俯首称臣,子远来投奔我,恐怕是找错人了呀。”
  
  许攸含笑道:“孟德,我们之间,就不要再说这些话。咱们相识多年,你是什么人我自然清楚,必不甘于人下也。刘玄德不过是织席贩履之徒,侥幸得了高位,如何比得上袁氏与曹氏?我就不信,等刘玄德拿了河北,孟德会臣服于他?”
  
  郭嘉和曹操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这就是很多人不愿意投奔刘备的原因,出身不太好。
  
  曹操虽然出身也不行,是阉宦之后,但人家世代都是朝廷大官,父亲更是坐过三公之位。袁氏更加了不得,四世三公,名满天下。
  
  而刘备呢?
  
  在被汉孝康帝录入宗室之前,本质上其实就是一个平民黔首而已。
  
  汉代那些所谓的汉室宗亲可不看你是不是刘邦后裔,而是要看你有没有被录入宗室,被封赐爵位。
  
  没有爵位,就是普通百姓,底层出身罢了。
  
  后世很多人都说历代帝王出身背景,朱元璋是无可争议的背景最差,但汉代那三个开国皇帝,也好不到哪里去。
  
  西汉、东汉、季汉三个刘氏汉朝,身世背景一个比一个差。
  
  刘邦不用多说,一个亭长出身,刘秀稍微强一点,父亲是个县令,家族也是南阳豪族,稍微有点家底能够让他和兄长刘縯去长安太学读书,还能够四处结交豪杰,手底下养一些宾客。
  
  至于刘备,还不如刘邦和刘秀呢,就一个无业游民,父亲也是个县令,可死得太早,毛都没给他留下,靠叔父资助才能上学,起兵的时候就关张,比刘邦刘秀差太多。
  
  所以这样的身世对于那些有家族底蕴的豪族来说,就跟累世贵族看不起乡村爆发户是一个道理。表面恭敬,内心里非常鄙夷,认为他不过是一朝发迹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