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七十一章 气运之树的踪迹

第七十一章 气运之树的踪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等等!
  
  北域王心头一突,不妙的感觉油然而生,好像厄运还不止于此。
  
  不对劲,哪里还有不对劲的地方。
  
  “唔~”王富贵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无比,好似一副气血神念被强行透支的模样,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了。
  
  “咿呀咿呀。”七彩琉璃聚宝树也是焦急万分,枝条抱着王富贵,想救他却又无计可施。
  
  “啪!”
  
  北域王一拍额头,顿时想起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分明是修为不够,却强行契约本命灵树造成的透支,而且七彩琉璃聚宝树还不是普通灵树,那可是一颗准仙树树种。
  
  其生命品质距离仙种不过半步之遥,未来若是有特殊机缘的话,还是有可能跨出那半步,蜕变成真正的仙植。
  
  但是现在王富贵被强行契约后生命透支,若是不加以救援,多半会命殒当场。而与之本命契约的七彩聚宝树也会跟着陨落。
  
  北域王整个人都不好了。
  
  王富贵若是死在了北域王府,东乾国肯定不干啊,届时必然是一场难以收场的大闹,何况自家宝贝疙瘩妘梦羽也不可能接受这种结果啊。
  
  再者说,他北域王也看出来王富贵这小子的确是又聪明又潜力无穷,一旦成长起来保不齐就是人族的栋梁之才。
  
  “哎哟,你这臭小子把本王坑死了。”北域王忙不迭冲上前去,运转起磅礴的玄气将王富贵护住,抱起他边往宝库外飞去,边絮絮叨叨地骂着,“你这是来讨债的吧,本王上辈子欠你啥了?”
  
  而七彩琉璃聚宝树,则是迈开树根拼命狂奔着跟上。
  
  很快。
  
  北域王就冲出了宝库:“玉灵,快快过来帮忙。”
  
  玉灵真君翩然而落,见得王富贵如此,也是大吃一惊道:“北域王,这是出了何等事情?”
  
  “贵公子?”姜晴莲也是飞速赶来,同样被吓得不轻,这要是富贵出了事情,那可真是捅了天大的窟窿了。
  
  王氏虽然表面只是五品世家,可却哪里是好惹的?
  
  “他这是生命力透支了,先别废话。”北域王忙道,“玉灵,你接替本王出手护住王富贵,本王用八品造化仙丹救他。”
  
  “好!”玉灵真君也知兹事体大,不敢大意,急忙收敛杂念,运转玄气护住了王富贵。
  
  腾出手来的北域王这才从储物戒中掏出一个华丽的玉瓶,从中取出八品造化仙丹,在这一瞬间,他的心头在滴血不已。
  
  此等仙丹拥有肉白骨逆生死之功效,哪怕是凌虚境修士重伤后吃一枚,也能迅速痊愈恢复鼎盛,而且还能有延年益寿,增强体魄,凝练神念等等功效。
  
  而且只要能达到八品仙丹级别的丹药,无一不是价值连城,把一个寻常紫府世家卖了都难买得起。
  
  不过此时救人要紧,北域王当即化开造化仙丹,喂进了王富贵嘴里。
  
  一个时辰之后。
  
  已经痊愈的王富贵对北域王拱手道:“富贵拜谢北域王救命之恩。”
  
  “咿呀咿呀。”七彩琉璃聚宝树,则是缠绕偎依在王富贵身边蹭来蹭去,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北域王嘴角抽搐了两下,艰难地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富贵,你没事就好了。”妘梦羽也是欢喜不已,转而又道,“老祖爷爷,富贵总算找出了窃贼,该履行您的承诺了吧?那可是一件神通灵宝哦。”
  
  霎时间,北域王的眼眶里隐隐有些湿润,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公主令、七彩琉璃聚宝树、神通灵宝,他老人家还搭上了一枚八品造化仙丹。
  
  “这……北域王前辈,要不神通灵宝就算了,您可是为了救我,用过一枚造化仙丹了。”王富贵客气地说着。
  
  “哼,本王乃堂堂北域王。”北域王道,“岂能说话不算话?不就是一件神通灵宝么,本王给得起,就当提携人族优秀后辈了。”
  
  “多谢北域王前辈赏赐。”王富贵再次拜谢着说,“若是前辈介意公主令之事,那晚辈先将公主令还给梦羽。”
  
  “不行!”不待妘梦羽反对,北域王就斩钉截铁地回绝道,“像你这种人才,担任梦羽未来公主府府主已经足够胜任,不用还回来了。”
  
  他心中却直感慨,你这臭小子薅了王府那么多羊毛,现在还回公主府岂不是想拍拍屁股走人?那本王王府那么多宝贝,岂不是全打水漂了?
  
  先前北域王还心心念念地想要拆散王富贵和妘梦羽呢,现在可好,因为沉没成本太高了,哪里还舍得?
  
  “你这段时间就住在王府,有空本王多指点一下你修炼。”北域王一脸严肃地说,“莫要太懒懒散散,要抓紧修炼,争取未来早日成为人族栋梁之才。”
  
  “富贵谨记北域王前辈教诲。”
  
  ……
  
  同一时间段。
  
  朝阳州。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朝阳州位于整个寒月仙朝的最东面,朝阳州的“朝阳”二字,也是由此而来。
  
  受到北乱魂洋暖流的影响,朝阳州的气候相对西面而言要好上不少,少了几分酷寒,多了几分温暖,尤其是朝阳州南部的潮阳平原,更是湿润多雨,灵气浓郁,天然就适合绝大多数灵植生长。
  
  因此,潮阳平原上分布着数量众多的灵植园以及灵药园,其中所产出的灵药以及灵米灵蔬在整个寒月仙朝都颇负盛名。以此为主要产业的大小世家,更是不计其数。
  
  朝阳姬氏,便位于潮阳平原上。
  
  清晨时分。
  
  一辆华丽的飞辇冲破晨雾,出现在了潮阳平原上空。
  
  晨光下,那宽敞的灵木车厢就好似一座移动的空中小别墅,散发着熠熠宝光,就连那车厢周围负责守卫的一个个家将身上都披上了一层光晕,少了几分锐气,多了几分朦胧。
  
  拉车的六阶青羽飞鸾羽翼铺展,翎羽上青色流转,哪怕是拉着如此巨大的车厢,依旧轻灵得好似一缕清风,飘逸灵动,迅捷无比。
  
  在青羽飞鸾的拉动下,飞辇掠过了一座又一座灵药园,远远地朝着某个方向飙飞而去。
  
  飞辇中。
  
  用天蚕丝制成的幔帘垂挂而下,上面用金丝绣成的繁复花纹泛着缕缕金光,随着幔帘的拂动,这金光竟还会如水般流动,看起来格外奢华。
  
  这是用符文金丝绣成的幔帘,每一片幔帘都是一件单独的灵宝,不沾灰尘,不惧水火,冬暖夏凉。
  
  哪怕是在仙朝,这种幔帘都算是奢侈品,不是家底丰厚的老牌世家鲜少会用它来装饰家宅,更别提是拿来装饰飞辇了。
  
  帘幔下的茶几上,一只洁白如玉的瓷壶正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浓郁的茶香飘散在整个车厢里。
  
  “不愧是仙茶,这茶香醇厚飘渺,充满了灵韵。哪怕只是闻着这茶香,我的灵魂都好似受到了洗涤一般。”茶几边站着的一个白衣青年陶醉地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满脸讨好地看向了上首的紫衣青年,“我听说这仙茶每年的产量都极少,一般人可弄不到。也只有像青云公子这样,底蕴深厚,又深受长辈器重的年轻俊杰,才能分得一二,彦修今天可算是沾了公子的光了。”
  
  闻言,紫衣青年看了他一眼,轻笑了一声:“你这张嘴倒是挺会说话。也罢,看在你提供了重要消息的份上,就赏你一杯。坐吧~”
  
  说罢,他抬手示意了一下,立刻便有一个小厮走上前来,恭敬地替那白衣青年沏了一小杯茶。
  
  那自称“彦修”的白衣青年当即在茶几末位坐了下来,迫不及待地捧起了茶盏,喜滋滋地一小口一小口喝了起来。
  
  见状,紫衣青年自己也端起一杯茶喝了起来,同时招呼茶几边的其他人:“诸位都别跟我客气,一起喝吧。这茶中的灵气再过片刻可就散了。”
  
  “多谢青云公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