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体3:死神永生 > 银河纪元409年,我们的星星

银河纪元409年,我们的星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星环"号关闭了曲率引擎,以光速滑行。
   
    航程中,aa一直在试图安慰程心,虽然她知道这已经是一件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她对程心说,你认为是自己的错误毁灭了太阳系那是很可笑的,这样想实在是太自命不凡了,就像你在地面上做一个倒立,就认为自己举起了地球一样。即使你当时没有制止维德,那场战争的结局也很难预测,星环城真的能够获得独立吗?这点连维德自己也没有信心。联邦政府和舰队真的会被几粒反物质子弹吓住?也许星环城的守卫者能摧毁几艘战舰,甚至一座太空城,但星环城最后会被联邦舰队消灭,这种情况下可能连以后建设水星基地都不可能了。从另一个方面想,即使星环城独立,继续曲率驱动的研究并发现了尾迹效应,最后与联邦政府合作,有充足的时间造出一千多艘光速飞船,但人类世界真的会为自己建立黑域吗?要知道那时人们已经信心满满,认为掩体世界能够躲过黑暗森林打击并生存下去,他们真的会用黑域把自己与宇宙隔绝吗?
   
    aa的话就像荷叶上的水滴从程心的思想中滑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程心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见到云天明,向他倾诉这一切。在她的印象中,二百八十七光年是一段极其漫长的航程,但飞船a.i.告诉她,在飞船的参照系内,航行时间只有五十二个小时。程心有一种极其不真实的感觉,有时她觉得自己已经死了,正身处另一个世界。
   
    程心长时间地透过舷窗看着光速视野中的太空,她知道,从前方那发出蓝光的星团中每跳出一颗星星,掠过飞船后飞进后方红色的星团,就意味着"星环"号飞过了一颗恒星。她数着那一颗又一颗跳出的星星,目送着它们掠过,看着它们由蓝变红,这种行为具有很强的催眠效应,她终于睡着了。
   
    当程心醒来时,"星环"号已经接近目的恒星,它的船身旋转了一百八十度,曲率引擎对着前进方向开始减速。这时,飞船其实是在推着航迹前进。减速开始后,前方的蓝色星团和后方的红色星团都在渐渐散开,像两团绽放的焰火一般,很快扩散成满天的星海。随着速度的降低,多普勒效应产生的蓝色和红色也渐渐消退。程心和aa看到,前方的银河系的形状没有发生肉眼能够觉察到的变化,但向后看,只见到一片陌生的星群,太阳系早已无影无踪。
   
    "我们现在距太阳系二百八十六点五光年。"飞船a.i.说。
   
    "也就是说,那里已经过去了二百八十六年?"aa问,一脸如梦初醒的样子。
   
    "以那个参照系而言,是的。"
   
    程心轻轻叹息,对现在的太阳系而言,二百八十六年抑或二百八十六万年,有什么区别?但她突然想到一件事。
   
    "在那儿,向二维的跌落什么时候停止?"
   
    这个问题也让aa呆了好一会儿。是啊,什么时候停止?最初那片小小的二维空间中,是否设定了一个在某个时间停止的指令?对于二维空间以及三维向二维的跌落,程心和aa没有任何理论知识,但直觉告诉她们那不太可能,那个嵌入到二维空间中的停止指令或程序真的太玄乎了,玄乎到不太可能。
   
    跌落永远不会停止吗?!
   
    对这件事,最明智的做法是别再去想它了。
   
    dx3906恒星的大小与太阳接近。"星环"号开始减速时,从飞船上看它还是一颗普通的星星,但当曲率引擎停止时,这颗恒星已经能够看出圆盘形状,与太阳相比,它发出的光偏红。
   
    "星环"号关闭曲率引擎后,启动了聚变发动机,飞船上的宁静被打破了,出现了推进器的嗡嗡声和微微的震动。飞船a.i.对监测系统刚刚得到的数据进行分析,重新确定了这个星系的基本状况:dx3906恒星有两颗行星,都是固态行星,其中距恒星较远的一颗体积与火星相当,但没有大气层,表面十分荒凉,由于它呈灰色,程心和aa把它叫做灰星。轨道半径较小的另一颗行星体积与地球相当,表面特征也与地球十分相似,有含氧大气层,且有明显的生命迹象,但没有发现农业和工业文明存在的痕迹;它像地球一样呈现出蓝色,她们叫它蓝星。
   
    aa很高兴,她的研究成果得到了证实。四百多年前,她的博士学位研究项目就是发现这颗恒星的行星,之前人们认为这是一颗没有行星的裸星。aa也正是由此认识了程心,如果没有这些经历,她的生活将完全是另一个样子。命运真的很奇特,四个世纪前,她从天文望远镜中无数次凝视那个遥远的世界时,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会来到这里。
   
    "当时你能看到这两颗行星吗?"程心问。
   
    "不行,在可见光波段看不到,也许后来太阳系预警系统的望远镜能看到,我那时只有通过太阳引力透镜采集的数据来分析……我推测过这两颗行星的样子,和现在看到的差不多。"
   
    "星环"号飞越太阳系到dx3906间的二百八十六光年只用了五十二个小时,但以亚光速从这个星系的边缘行驶到那颗类地行星,这仅仅六十个天文单位的路程却用了整整八天时间。在飞船接近蓝星时,程心和aa发现它与地球外观上的相似是虚假的。这颗行星的蓝色并不是海洋的颜色,而是陆地上植被的色彩。蓝星上的海洋呈淡黄色,面积只占星球表面积的五分之一。蓝星是一个寒冷的世界,它的陆地除了约三分之一的蓝色区域,大部分被白雪覆盖,海洋也大部分封冻,只有靠近赤道的小片区域处于融化状态。
   
    "星环"号泊入蓝星的轨道,开始逐渐下降,这时,飞船a.i.突然有了一个重要发现:"接收到一个来自行星表面的智慧电磁信号,是着陆导航信号,威慑纪元初期的格式,接受这个着陆指引吗?"
   
    程心和aa激动地对视了一眼,程心说:"接受!按它的指引着陆。"
   
    "将出现4g超重,请进入加速位置,准备好后指令执行。"a.i.说。
   
    "是不是他?"aa兴奋地问。
   
    程心轻轻摇摇头,在她过去的生活中,幸运的时光只是大灾难和大毁灭的间隙,她对幸运有些恐惧了。
   
    程心和aa坐进加速座椅,座椅像大手掌般合拢,把她们握在中间。"星环"号开始减速,轨道急剧降低。很快,在一阵剧烈的震动中,飞船进入蓝星的大气层。在监视系统传回的画面中,蓝白相间的大陆充满了整个视野。
   
    二十分钟后,"星环"号在赤道附近的陆地上着陆了。飞船a.i.吩咐程心和aa十分钟后再从座椅上起身,以适应蓝星与地球基本相同的重力。从舷窗和监视画面中可以看到,飞船着陆的地点是一片蓝色的草原,不远处可以看到被皑皑白雪覆盖的群山,这里已经靠近山脚。天空是淡黄色的,与在太空中见到的海洋的颜色一样,浅红色的太阳正在空中照耀着,这是蓝星的正午,但天空和太阳的色彩看上去像地球的黄昏。
   
    程心和aa都没有仔细观察蓝星的环境,她们的注意力被停泊在"星环"号附近的一架飞行器吸引了。那是一架小型飞行器,有四五米高,表面是暗灰色,呈流线型,尾翼很小,不像是在大气层中飞行的,像是来往于太空轨道和地面间的穿梭机。
   
    飞行器旁边站着一个人,一个男人,穿着白色的夹克和深色的裤子,"星环"号着陆时的气流吹乱了他的头发。
   
    "是他吗?"aa紧张地问道。
   
    程心轻轻摇头,远远看一眼,她就知道那人不是云天明。
   
    那人踏着蓝色的草浪向"星环"号走来,走得不快,步态和身姿都透出些许疲惫,也没有任何惊奇与兴奋,仿佛"星环"号的出现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他走到距飞船十几米处停下,站在草地上耐心地等待着。
   
    "他挺帅的。"aa说。
   
    这人看上去四十岁左右,东方面孔,长得确实比云天明帅,额头宽阔,有一双睿智而温和的眼睛,那目光让人感觉他时时刻刻都若有所思,仿佛包括"星环"号在内的任何东西都永远引不起他的惊奇,只会使他思考。他举起双手做一个围住脑袋的姿势,是在表示头盔,然后一只手摆一摆,摇摇头,这显然是在表示出舱时不需要穿太空服。
   
    "大气成分:氧35,氮63,二氧化碳2,还有微量惰性气体,可以呼吸,但大气压只有0.53个地球标准气压,出舱后不要剧烈活动。"飞船a.i.说。
   
    "站在飞船附近的那个生物是什么?"aa问。
   
    "正常人类。"a.i.简单地回答。
   
    程心和aa起身走出飞船,她们对重力还不太适应,步履有些蹒跚。走出舱门,呼吸很顺畅,并没有感到空气的稀薄。迎面吹来一阵风,很冷,但并不凛冽,其中还有一种青草的味道,给她们一种清爽的感觉。视野豁然开朗,蓝白相间的大地和山脉,淡黄色的天空和红色的太阳,这一切仿佛是一张伪造的地球彩色照片,除了色彩变换,其他的都一样。比如地面上的草,除了颜色是蓝的,形状与地球上的草差别不大。那个男人已经来到舷梯下面。
   
    "等一等,梯子太陡,我扶你们下来吧。"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步履轻捷地登上舷梯,首先扶着程心向下走,"你们应该多休息一会儿再出来,这儿没有什么要紧的事。"程心听出,他有着明显的威慑纪元的口音。
   
    程心感到他的手温暖而有力,他稳健的身体也为她挡住了寒风。面对这个在距太阳系两百多光年外的远方遇到的第一个男人,她有一种扑到他怀中的愿望。
   
    "你们是从太阳系来的吗?"男人问。
   
    "是的。"程心点点头,在男人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往舷梯下走,她对他的信任感在增强,便把更多的身体重量压在他身上。
   
    "太阳系已经没有了。"aa说,她在舷梯顶部坐下。
   
    "知道,还有人跑出来吗?"
   
    这时程心已经下到地面,站在柔软的草丛中,她在舷梯最下面一级疲惫地坐下,同时摇摇头,"可能没有了。"
   
    "哦……"男人点点头,走上舷梯去扶aa,"我叫关一帆,在这里还真等到你们了。"
   
    "你知道我们要来?"aa把手伸给关一帆时说。
   
    "收到了你们的引力波信息。"
   
    "你是’蓝色空间’号上的人吗?"
   
    "呵呵,如果对刚走的那些人提这个问题,他们肯定很奇怪,’蓝色空间’号和’万有引力’号上的人现在已经是四个世纪前的古人了。不过,我还真是个古人,我是’万有引力’号上的随舰研究员,这四个世纪一直在冬眠,五年前才苏醒。"
   
    "’蓝色空间’号和’万有引力’号现在在哪儿?"程心扶着舷梯栏杆吃力地站起来,看着正在扶aa下来的关一帆问。
   
    "在博物馆。"
   
    "博物馆在哪儿?"aa问,她扶着关一帆的肩膀,几乎是被他抱着下来。
   
    "在一号和四号世界里。"
   
    "一共有几个世界?"
   
    "四个,还有两个正在拓荒中。"
   
    "这些世界都在哪儿?"
   
    这时,关一帆已经把aa扶到地面,他放开她,笑着说:"二位,以后不管遇到谁,人类或别的任何有智慧的东西,不要问他们的世界在哪儿,这是这个宇宙的基本礼节,就像不要问女士的年龄……不过我还是想问,你们都多大了?"
   
    "你看着像多大就多大吧,她七百岁,我五百岁,就是这样。"aa说,在草地上坐下来。
   
    "程心博士与四个世纪前相比几乎没变。"
   
    "你认识她?"aa抬头看着关一帆问。
   
    "从地球收到的图像中见过,那也是四个世纪前的事了。"
   
    "这里有多少人,这颗行星上?"程心问。
   
    "三个,就我们三个。"
   
    "这么说,你们那几个世界都比这里好?"aa吃惊地问道。
   
    "你是说自然环境吗?当然不是,在那些地方,经过一个世纪的改造后,大气层才勉强能呼吸。这是个好地方,我们见过的最好的地方,只是程心博士,我们欢迎你到这里来,但不能承认你对这里的所有权。"
   
    "我早就放弃所有权了。"程心说,"那为什么不向这里移民呢?"
   
    "这里很危险,外人常来。"
   
    "外人?外星人?"aa问。
   
    "是的,这一带靠近猎户旋臂的中心,有两条繁忙的航线。"
   
    "那你在这里做什么,就为等我们吗?"
   
    "不,我是和一支考察队过来的,他们已经离开了,我留下来等你们。"
   
    十几个小时后,三人迎来了蓝星的夜晚。夜空中没有月亮,但与地球相比,这里的星空要明亮许多,银河系像银色的火海一般,能够在地上映出人影。其实与太阳系相比,这里距银河系的中心并没有近多少,可能是这二百八十七光年的空间中有星际尘埃,使太阳系看到的银河黯淡了许多。
   
    在明亮的星光中,可以看到草地的许多部分在移动,程心和aa最初以为是风造成的幻觉,结果发现自己脚下的草丛也在移动,并发出细微的沙沙声。关一帆告诉她们,蓝草确实会动,它们的根须也是脚,每年的不同季节,草丛都会在不同的纬度间迁徙,主要是在夜间行走。aa听到这话,立刻把手中把玩的两片草叶扔了。关一帆说这些草确实是植物,靠光合作用生存,只有简单的触觉。这个世界的其他植物也能行走,他指给她们看远方的山脊,可以看到在星光下移动的树林,那些树木行走的速度比草要快许多,远远看去像夜行的军队一样。
   
    关一帆指着夜空中一个星星比较稀疏的方向说:"看那里,就在前几天,那里还能看到太阳,比从地球上看我们这里的这颗恒星要清楚,当然,那是二百八十七年前的太阳了。太阳是在考察队离开的那天熄灭的。"
   
    "太阳只是不发光了,但面积很大,从这里用望远镜也许能看到。"aa说。
   
    "不,什么都看不到了。"关一帆摇摇头,又指了指那片空旷的夜空,"即使你们现在回到那里去,也看不到什么了,那里已经是空荡荡的太空,一无所有。你们看到的二维太阳和行星,其实是二维化后三维物质的一种能量释放效应。你们看到的其实不只是二维物质,是它们释放的电磁波在二维和三维空间交界面的折射,能量释放完成后,一切都不可见了,二维太阳系与三维世界永远失去了联系。"
   
    "怎么会呢?在四维空间是可以看到三维世界的。"程心说。
   
    "是的,我就从四维看过三维,但三维看不到二维,因为三维是有厚度的,有一个维度可以阻挡和散射来自四维的光线,所以能够从四维看到;但二维没有厚度,三维世界的光线能够完全穿过,所以二维世界是全透明的,不可能看到。"
   
    "用什么办法都看不到吗?"aa问。
   
    "看不到,从理论上讲也不可能看到。"
   
    程心和aa沉默许久。太阳系完全消失了,她们对母亲世界仅有的一点寄托原来也不存在。但关一帆随即给了她们一个小小的安慰:
   
    "从三维世界可以凭一样东西检测到二维太阳系的存在,仅此一样:引力。二维太阳系的万有引力仍作用于三维世界,所以,那片空荡荡的太空中应该存在着一个完全看不见的引力源。"
   
    程心和aa若有所思地对视着。
   
    "有些熟悉,是不是?"关一帆笑着问,他随即转移了话题,"还是谈谈你们来赴的约会吧。"
   
    "你知道云天明吗?"aa问。
   
    "不知道。"
   
    "三体舰队呢?"程心问。
   
    "也知道得不多。三体第一舰队和第二舰队可能从来就没有会合。六十多年前,金牛座附近爆发了一场大规模战役,很惨烈,残骸形成了一片新的尘埃云。我们可以肯定其中的一方就是三体第二舰队,不知道另一方是谁,战役的结果也不清楚。"
   
    "第一舰队呢?"程心关切地问,她的双眸在星光中闪亮。
   
    "不知道,没有任何消息……你们不能在这里待太长时间,这不是个安全的地方。跟我走,去我们的世界吧,那里拓荒时代已经结束,生活开始好起来了。"
   
    "我同意!"aa说,然后挽住程心的胳膊,"我们跟他走吧,你就是在这里等一辈子,最大的可能也是什么都等不到,生活总不能全是等待吧?"
   
    程心默默地点点头,她知道自己追逐的是一个梦。
   
    他们决定在蓝星再待一天就离开。
   
    关一帆有一艘小型飞船停泊在蓝星的同步轨道上。飞船很小,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序列编号,但关一帆把它叫"亨特"号,说是为了纪念四百多年前"万有引力"号上的一个朋友。"亨特"号上没有生态循环系统,如果长期航行,乘员只能冬眠。"亨特"号的体积虽然只有"星环"号的几十分之一,却也是一艘曲率驱动的光速飞船。他们决定离开时,关一帆也乘"星环"号,让"亨特"号无人航行即可。程心和aa没有问航线的情况,甚至关于航行时间的问题,关一帆也都避而不答,可见对于人类世界的位置,他是极其谨慎的。
   
    这一天,三个人在"星环"号附近作短途旅行。对于程心、aa和已经消失的太阳系人类来说,这意味着许多个第一次:第一次航行到太阳系外的恒星系,第一次踏上太阳系外的行星,第一次进入一个太阳系之外的有生命的世界。
   
    与地球相比,蓝星上的生态系统十分简单,除了蓝色的可迁移的植物外,海洋中还有种类不多的鱼类,陆地上没有高等动物,只有简单的小昆虫,很像简化版的地球。这个世界可以生长地球的植物,所以,即使不借助任何技术,地球人类也能在这个世界生存下来。
   
    关一帆进入"星环"号,对这艘精致的恒星际飞船发出由衷的赞叹,他说,对于他们银河系人类来说,太阳系人类的一样东西是继承不了也学不会的,那就是生活的品位。他在那几个幽美的小庭院中流连许久,沉迷于地球全息影像的宏伟景观中,这时他仍是那种若有所思的样子,眼睛却有些湿润。
   
    在这段时间里,艾aa总是在一旁含情脉脉地看着关一帆。这一天,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了微妙的进展。在旅行中,aa总是设法与关一帆接近,当后者说话时,她总是全神贯注地倾听,还不时地微笑点头。以前,她从未在任何男人面前有过这种表现。在与程心结识后的这几个世纪,aa有过无数的情人,而且经常同时有两个以上这是新时代正常的生活状态,但程心知道,aa从来没有真正爱过一个男性。现在,她显然爱上了这个来自威慑纪元的宇宙学家。对此程心感到很欣慰,到了新世界后,艾aa应该有一个美好的新生活了。
   
    对于自己,程心知道自己在精神上已经死了,能让她的精神继续活下去的唯一希望是云天明,现在这个希望成了泡影。其实,在二百八十六光年之外、四个世纪之后的一个约会本来就是泡影。在**上她当然会活下去,但那仅仅是尽责任,避免残存的地球文明的人口数量减半的责任。
   
    蓝星的夜又降临了,他们决定第二天天亮时。
   
    午夜,在"星环"号上熟睡的关一帆被左腕上通信器的鸣叫声惊醒,那是来自同步轨道上"亨特"号的呼叫。"亨特"号转发了监视卫星的信息;考察队留下了三颗小型监视卫星,其中一号和二号卫星布设在蓝星轨道上,三号则围绕本星系的另一颗行星灰星运行,这条信息就来自三号卫星。
   
    三十五分钟前,有来历不明的宇宙飞行器在灰星表面降落,这是一支飞行器编队,共有五架。仅仅十二分钟后,这些飞行器就同时从灰星表面起飞,很快消失了,甚至没有观察到它们进入行星轨道。卫星也许受到了强烈干扰,只传回了模糊不清的图像。
   
    关一帆所在的这支考察队的任务,就是寻找并研究外星文明在这个星系留下的踪迹。收到监视卫星的信息后,他立刻决定乘"亨特"号前往灰星探察。程心强烈要求同他一起去,关一帆开始坚决拒绝,但听到aa的一句话后同意了:
   
    "让她去吧,她肯定想知道这是不是与云天明有关。"
   
    临行前,关一帆反复叮嘱aa,除非出现紧急情况,不要与"亨特"号通信联系,因为谁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外来的东西藏在这个星系中,通信会暴露行踪。
   
    在这仅有三个人的孤寂世界中,即使短暂的分别也是一件让人激动的事,aa与程心和关一帆拥抱道别,祝他们平安。在登上穿梭机前,程心回头看,aa站在如水的星光中向他们挥手,大片的蓝草从她周围涌过,寒风吹起她的短发,也在移动的草地上激起道道波纹。
   
    穿梭机起飞了,在监视画面中,程心看到大片草地被推进器的火焰照亮,火光中的蓝草四散惊逃。随着穿梭机的上升,地面被照亮的区域很快暗下去,随后,已经远离的大地再次沉浸在星光中。
   
    一个小时后,穿梭机在同步轨道上与"亨特"号对接,飞船的外形是四面体,像一座小金字塔,内部很狭窄,没有任何装饰物,供四人使用的冬眠舱占去了大部分空间。
   
    与"星环"号一样,"亨特"号也是曲率驱动和聚变发动机的双动力配置,在行星际航行时只能使用聚变发动机,因为曲率引擎刚启动就会使飞船越过目标行星,根本来不及减速。聚变发动机启动后,"亨特"号脱离蓝星轨道,飞向灰星,后者现在还只是一个亮点。为了照顾程心,关一帆最初只把加速过载限制在1.5g左右,但程心劝他不要顾虑她,尽可能快一些,于是他就提高了加速。推进器的蓝色火焰加长了一倍,过载达到3g:在这样的超重下,他们只能深陷在加速座椅中动弹不得。关一帆切换到全景显示,飞船从他们周围完全隐去了,他们悬浮在太空中,看着蓝星渐渐远离。这时,程心感到3g的重力是来自蓝星的,这重力使太空有了上下的方向感,他们正朝上方的银河飞去。
   
    3g的超重对说话影响不大,他们很自然地聊了起来。程心问关一帆为什么冬眠了这么长时间,他告诉程心,在寻找可定居世界的航行中,他不用执勤,一直冬眠。在两舰发现了可定居的一号世界后,主要的生活就是拓荒和建设,定居点就像一个农业时代的小村镇。这时,没有开展科学研究的环境和条件,新世界政府通过一个决议,让所有的基础科学家冬眠,直到有条件开展基础研究时再苏醒。"万有引力"号上的基础科学家只有他一人,但"蓝色空间"号上有七名学者。在这些冬眠者中,他是最晚苏醒的,这时距两舰到达一号世界已经近两个世纪了。
   
    关一帆为程心介绍人类世界的情况,程心听得很入迷,但她注意到,关一帆谈到了一号、二号和四号世界,却从未提起过三号世界。
   
    "我没有去过三号世界,没人去过,或者说去过的人不可能从那里回来,那个世界在光墓中。"
   
    "光墓?"
   
    "由光速飞船的尾迹产生的低光速黑洞,三号世界就是这样的一个黑洞。发生了一些事件,使他们认为自己世界的坐标已经暴露,所以只能这么做。"
   
    "我们叫黑域。"
   
    "嗯,这名字更贴切一些。其实,三号世界的人把它叫光幕,帷幕的幕,后来是外面的人把它叫光墓了,他们把它看做坟墓。不过人各有志,对三号世界的人来说那里是安乐的天堂。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不是还这么看,光墓建成后,那个世界就无法再传出任何信息,但我想那里的人应该过得很好,因为对某一部分人来说,安全是幸福生活的基础。"
   
    程心问关一帆新世界是什么时候制造出光速飞船的,得到的回答是一个世纪前。如此看来,云天明的情报使太阳系人类对银河系人类取得了近两个世纪的优势,即使考虑到新世界的拓荒时间,也至少提前了一个世纪。
   
    "他是个伟大的人。"在程心谈到云天明时,关一帆说。
   
    可是太阳系文明没有抓住这个机会,三十五年,生死攸关的三十五年,被耽误了,可能正是被她耽误了。现在想到这些,她的心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只有死后的麻木。
   
    关一帆说:"对人类来说,光速航行是个里程碑,这可以看成第三次启蒙运动,第三次文艺复兴,因为光速航行使人的思想发生了根本的改变,也就改变了文明和文化。"
   
    "是啊,进入光速的那一刻,我也变了。想到自己可以在有生之年跨越时空,在空间上到达宇宙的边缘,在时间上到达宇宙的末日,以前那些只停留在哲学层面上的东西突然变得很现实很具体了。"
   
    "是的,比如宇宙的终结、宇宙的目的,这些以前很哲学很空灵的东西,现在每一个俗人都不得不考虑了。"
   
    "在你们那里,有人想过到宇宙末日去吗?"程心问。
   
    "当然有,现在,新世界已经发出了五艘终极飞船。"
   
    "终极飞船?"
   
    "也有人叫它末日飞船。那些光速飞船没有目的地,只是把曲率引擎开到最大功率疯狂加速,无限接近光速,目的就是用相对论效应跨越时间,直达宇宙末日。据他们计算,十年内就可以跨越五百亿年,那他们现在已经到了,哦,当然是以他们的参照系。其实,并不需要有意识地做这事,比如在飞船加速到光速后,曲率引擎出现无法修复的故障,使飞船不能减速,你也可能在有生之年到达宇宙末日。"
   
    "太阳系人类很可怜,直到最后,大多数人也只是在那一小块时空中生活过,就像公元世纪那些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山村的老人,宇宙对他们仍然是个谜。"程心说。
   
    关一帆从超重座椅上抬起头看着程心,在3g超重下,这是一个很吃力的动作,但他坚持了好一会儿。
   
    "没什么遗憾,我告诉你,真没什么遗憾。宇宙的真相,还是不知道的好。"
   
    "为什么?"
   
    关一帆抬起手指指银河系的星海,然后任手臂以3g的重量砰地砸到身上。
   
    "这一切,暗无天日。"
   
    "你是指黑暗森林状态吗?"
   
    关一帆摇摇头,在超重下像是在挣扎一样,"黑暗森林状态对于我们是生存的全部,对于宇宙却只是一件小事。如果宇宙是一个大战场事实上它就是在阵地间,狙击手们射杀对方不慎暴露的人,比如通信兵,或伙头军什么的,这就是黑暗森林状态;对于战争来说它是一件小事,而真正的星际战争,你们还没见过。"
   
    "你们见过吗?"
   
    "见过一点,更多的也只是猜测……你真的想知道吗?这种事情,知道得多一点,你心里的光明就少一点。"
   
    "我心里已经没有光明了,我想知道。"
   
    于是,在罗辑掉入寒夜中的冰湖六个多世纪后,在地球文明仅存的人类面前,宇宙黑暗的面纱又被揭开一层。
   
    关一帆问道:"你猜一下,对于一个在技术上拥有几乎无限能力的文明,最有威力的武器是什么?不要从技术角度想,从哲学高度想。"
   
    程心想了一会儿,挣扎似地摇摇头,"我不知道。"
   
    "你经历过的事情可以给你一些提示。"
   
    她经历过什么?她刚刚看到,为了毁灭一个恒星系,残忍的攻击者把那里的空间维度降低了一维。空间维度,空间维度是什么?
   
    "宇宙规律。"程心说。
   
    "你很聪明,正是宇宙规律。宇宙规律是最可怕的武器,当然也是最有效的防御手段。无论在银河系还是仙女座星云,无论在本星系群还是超星系群,在真正的星际战争中,那些拥有神一般技术力量的参战文明,都毫不犹豫地把宇宙规律作为战争武器。能够作为武器的规律有很多,最常用的是空间维度和光速,一般是把降低维度用来攻击,降低光速用于防御。所以,太阳系受到的维度打击是顶级攻击方式。怎么说呢,这也算地球文明的荣誉吧,动用维度攻击是看得起你们。在这个宇宙中,让人看得起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想起来一件事要问你:太阳系空间向二维的跌落什么时候停止?"
   
    "永远不会停止。"
   
    程心打了个寒战,也吃力地抬起头来盯着关一帆。
   
    "这就让你害怕了?你以为银河系和整个宇宙中只有太阳系在向二维跌落?呵呵……"
   
    关一帆的冷笑又让程心的心抽动了一下,她说:"要是这样,你说的就不成立了,至少把降低空间维度作为武器这项不成立。从长远看,这是同归于尽的攻击,如果这样下去,发起维度攻击的一方所在的空间迟早也要跌落到二维!"
   
    长时间的沉默,直到程心唤了一声:"关博士?"
   
    "你太善良了。"关一帆轻轻地说。
   
    "我不明白……"
   
    "有一个选择可以使维度攻击者避免同归于尽,你想想看。"
   
    程心沉默许久后说:"我想不出来。"
   
    "我知道你想不出来,因为你太善良了。很简单:攻击者首先改造自己,把自己改造成低维生命,比如由四维生命改造成三维生命,当然也可以由三维改造成二维,当整个文明进入低维后,就向敌人发起维度打击,肆无忌惮,在超大规模上疯狂攻击,不需要任何顾忌。"
   
    程心又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中。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关一帆问。
   
    程心确实在回忆。她想起了四百多年前,"蓝色空间"号和"万有引力"号误入四维空间碎块时,探险队与"魔戒"的对话,当时,关一帆就是探险队的一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