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体3:死神永生 > 掩体纪元11年,星环城

掩体纪元11年,星环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接近星环城时,程心和曹彬的太空艇遇到了联邦舰队的封锁线。有二十多艘恒星级战舰分布在星环城周围,对这座城市实施的包围和封锁已经持续了两个星期。恒星级战舰本来也都堪称庞然大物,但与太空城相比就很小了,像飘浮在一艘巨轮周围的小舢板;封锁星环城的战舰是太阳系联邦舰队的大部分力量了。
   
    当两支三体舰队消失在茫茫太空,三体世界与人类再无联系后,新的来自外星的威胁以完全不同的形式出现。为抗击三体侵略而诞生的舰队国际已失去了存在的基础,渐渐衰落,最后解体了。原属舰队国际的太阳系舰队归属太阳系联邦,这是第一次由统一的世界政府控制人类武装力量的主体。现在,维持庞大的太空舰队已没有必要,舰队的规模大大缩小。在掩体工程开始后,原有的一百多艘恒星级战舰中的大部分都转为民用,拆除了武器和生态循环系统,担负着各个掩体行星间的工程运输。仅有三十艘恒星级战舰在服役。六十多年来,联邦也没有建造任何新的战舰,因为大型战舰成本高昂,两三艘恒星级战舰的投资就相当于一座大型太空城的基建费用;同时也不再需要新的战舰了,联邦舰队的主要力量都投入到了建设太阳系预警系统上。
   
    太空艇接到封锁线的命令停止前进,一艘军方的巡逻艇向太空艇驶来,它体积很小,从远处只能看到推进器减速发出的光亮,驶得很近才看清艇身。巡逻艇与太空艇对接时,程心看清了艇里坐着的几名军人。他们的军装与上一个时代相比变化很大,有复古倾向,太空特点减少了,带着很明显的陆战风格。但两艇对接后,过来的却是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他在失重状态的移动中仍保持着优雅沉稳的风度,在只能坐两人的狭小空间里并不显得局促。
   
    "您好,我是布莱尔,联邦总统特使,将与星环城市政府进行最后谈判。本来可以从舰上与你们通话的,但我还是尊重公元世纪的习惯,亲自来显得更郑重些。"
   
    程心看到政治家也变了,上一个时代的张扬和率真消失了,他们再次变得稳重节制和彬彬有礼。
   
    "本来,联邦政府已经宣布对星环城全面封锁,任何人员不得进出,但我们知道来的是程心博士,"特使对程心点点头,"所以我们允许并协助您进入星环城,希望您运用自己的影响,劝说城市政府放弃他们偏执的违法行为,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我这也是在转达联邦总统的意愿。"
   
    特使挥手打开一个信息窗口,太阳系联邦总统出现在画面上,他身后的办公室中立着一排掩体世界各大城市的旗帜,没有一面是程心熟悉的,国家和国旗一起消失了。总统是一个长相平凡的亚洲人,脸上带着疲惫,他对程心点头致意后说:"正如布莱尔特使所说,这是联邦政府的意愿。维德先生亲口说过,最后的决定权在你。我们并不完全相信他的话,但还是对你寄予很大希望。很高兴看到你还这么年轻,但就这件事而言,你真的是太年轻了。"
   
    总统的影像消失后,特使对程心说:"我知道您已经对局势有所了解,但还是想把情况再介绍一下,当然是从公正客观的角度。"
   
    程心注意到,无论是特使还是总统,致意和谈话都是只对自己,丝毫不理会曹彬的存在,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他们对他的敌意。程心其实已经听曹彬详细讲述过有关情况,现在听特使的介绍,发现两者相差并不大。
   
    在托马斯维德接管星环集团后,公司大规模参与掩体工程,在八年的时间里规模扩大了十倍,成为世界经济巨头之一。但维德本人并非卓越的企业家,要论公司经营,他可能连艾aa都不如,这些发展都是由他重新创建的经营团队实现的,他对公司的经营并没有太多介入,也不感兴趣;相反,公司利润中很大的一部分都被他拿去从事光速飞船的事业了。
   
    掩体工程开始时,星环集团便着手建设星环城作为研究基地,之所以把城址选择在木星保护范围边缘的第二拉格朗日点,是为了省去城市推进器和位置维持的消耗。星环城是联邦政府管辖之外的唯一太空科学城。在星环城建设的中期,维德又开始了被称为太阳系长城的环日加速器的建设。
   
    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星环集团在光速飞船的事业中主要从事基础研究。与公元世纪不同,自威慑纪元以来,大公司普遍介入基础科学研究,在新的经济体系中,基础研究能够带来巨大的利润,所以,星环集团的行为也没有什么异常之处。但星环集团制造光速飞船的最终目标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只是在其从事的基础研究中,联邦政府抓不住法律上的把柄。但政府一直对星环集团存有戒心,曾对公司进行过多次调查。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星环集团与联邦政府的关系基本是融洽的,由于光速飞船和黑域计划在基础研究领域有很多的重叠,星环集团与世界科学院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世界科学院黑洞项目的黑洞样品就是由星环集团的环日加速器生成的。
   
    但在六年前,星环集团突然宣布了研制曲率驱动飞船的计划,把自己的目标公开化。这在国际社会引起轩然大波,以后,星环集团与联邦政府便摩擦不断。经过反复谈判,星环集团承诺,当曲率发动机进入实质性试验阶段时,试验基地将移至距太阳五百个天文单位的外太空,以免发动机产生的航迹提前暴露地球文明的存在。但联邦政府则认为,研制光速飞船本身就是对联邦宪法和法律的粗暴践踏,光速飞船的出现带来的危险并不仅仅是航迹,它可能使掩体世界刚刚安定下来的社会生活又出现动荡,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联邦政府通过决议,由政府接管星环科学城和环日加速器,全面停止星环集团与曲率驱动有关的理论研究和技术开发,并对星环集团今后的活动进行严格监督。
   
    在这种情况下,星环集团宣布:星环城脱离太阳系联邦独立,不再受联邦法律制约。于是,太阳系联邦政府与星环集团间的冲突升级。
   
    对于星环城的独立声明,国际社会不以为然,认为它自不量力。其实,在掩体纪元开始后,太空城市与联邦政府之间因各种原因导致的摩擦常常发生。在遥远的海王星和天王星群落,先后有过两座大型太空城非洲二号和印度洋一号宣布过独立,但最后都不了了之。联邦舰队虽然与上个时代相比规模大大减小,但对于太空城仍占有绝对优势。按照联邦法律,城市不得拥有太空武装力量,只能建立有限的国民警卫队,完全不具备太空作战能力。掩体世界的经济高度一体化,任何一座太空城市都不可能承受两个月以上的封锁。
   
    "在这一点上我也无法理解维德。"曹彬说,"他本是一个高瞻远瞩之人,每一步都深思熟虑,怎么竟贸然宣布独立?这种做法近乎弱智,这不是给联邦强行接管星环城提供口实吗?"
   
    这时,太空艇正在驶向星环城,特使已经离开,艇上只有程心和曹彬两人。前方的太空中出现一个环形的构造物,曹彬指令太空艇驶近它并减速。那个圆环光洁的金属表面把星光拉长成一道道光纹,也反映着太空艇变形的映像,让人不由得想起"蓝色空间"号和"万有引力"号在四维空间中见到的"魔戒"。太空艇悬停在环的旁边,程心目测了一下,环的直径大约两百米,环箍约五十米粗。
   
    "这就是环日加速器。"曹彬说,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敬畏。
   
    "这么小?"
   
    "哦,对不起,我说得不准确。这只是环日加速器的一个加速线圈,这种线圈有三千二百个,间距约一百五十万千米,在木星轨道上环绕太阳一圈。被加速的粒子可不是在这个环里运行,而是从环中间穿过,被线圈产生的力场加速,飞向下一个线圈再被加速……可以这样绕太阳一圈或几圈。"
   
    程心想了几秒钟后,突然恍然大悟。之前程心听曹彬多次提到过环日加速器,在她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悬浮在太空中的一圈管道,它的长度肯定是惊人的,但要成为环绕太阳的长城,即使在水星轨道之内也令人难以置信,那是另一个上帝工程了。现在,程心突然悟出了一件事:在地球陆地上的加速器管道是为了让粒子在真空中运行,而在真空的太空中,粒子加速器是不需要管道的!被加速的粒子可以在太空中飞行,从一个加速线圈飞向另一个。程心不由得转头看线圈对着的另一个方向。
   
    "下一个线圈在一百五十万千米之外,相当于地球到月球距离的四五倍,看不到的。"曹彬说,"这是真正的超级加速器,能把粒子加速到宇宙大爆炸时的创世能量。粒子的加速轨道附近是严禁航行的,但几年前,一艘迷航的运输飞船误入加速轨道,被已经加速的粒子束击中,超高能粒子击中飞船后产生高能次级簇射,使飞船和它装载的上百万吨矿石瞬间气化。"
   
    曹彬还告诉程心,环日加速器的总设计师是毕云峰。在这六十多年中,他为这个工程工作了三十五年,其余时间冬眠,去年刚刚苏醒,岁数比曹彬要老许多。
   
    "但这老家伙是很幸运的,一个在公元世纪的地球上造加速器的人,三个世纪后又造了一个环绕太阳的加速器,人生如此,也是很成功了。不过这老头很偏激,狂热地支持星环城独立。"
   
    反对光速飞船的力量主要来自公众和政界,而支持者则大部分来自科学界。星环城成为向往光速宇宙飞行的科学家心中的圣地,吸引了大批优秀的学者,即使联邦体制内的科学家,明里暗里也与星环集团有着大量的合作,这使得星环集团在基础研究的许多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太空艇离开线圈继续飞行,星环城已经近在眼前。这座太空城采用少见的轮辐形结构,城市像一个在太空中旋转的大轮子。这种构型结构强度高,但内部空间不够开阔,缺少"世界感"。有评论说,星环城不需要世界感,对于这里的人来说,他们的世界是整个星空。
   
    太空艇从巨轮的轴心进入,要通过一条长达八千米的辐条才能进入城市,这是轮辐构型的太空城最不方便的地方。程心想起了六十多年前在地球的太空电梯终端站的经历,想起了那个像旧火车站一样的终端大厅。但这里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星环城的规模是终端站的十多倍,内部很宽阔,也没有那种陈旧感。
   
    在辐条通道中的升降梯上,重力渐渐出现,当达到1个g时,他们进入了城市。这座太空科学城由三部分构成:星环科学院、星环工程院和环日加速器控制中心。城市实际上是一条长达三十多千米的环形大隧道,确实没有整体中空构型的太空城那种广阔的空间感,但也并不觉得狭窄。
   
    城市里看不到机动车,人们都骑着自行车出行,路边停放着许多自行车供人们取用。但是,前来接程心和曹彬的是一辆很小的敞篷机动车。
   
    由于大环中的重力只有一个方向,所以城市只能建在环的一侧,另一侧则成为天空,投射着蓝天白云的全息影像,这多少弥补了一些"世界感"的不足。有一群鸟鸣叫着飞过,程心注意到它们不是影像,是真的。在这里,程心感觉到一种在其他太空城中没有的舒适感。这里的植被很丰富,到处是树木和草坪,建筑都不高。科学院的建筑都是白色的,工程院是蓝色的,但风格各异,这些精致的小楼半掩在绿树丛中,使她有一种回到大学校园的感觉。程心注意到一个有趣的地方,像是古代雅典一个神庙的废墟,在一个石块筑成的平台上,有几根断裂后长短不一的古希腊风格的大石柱,石柱上爬满了青藤,石柱中间有一座喷泉,在阳光下哗哗地喷出清亮的水柱。有几个衣着休闲的男女或靠在石柱上,或躺在喷泉旁边的草坪上,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似乎忘记了这座城市处于联邦舰队的包围中。
   
    在废墟旁边的草坪中,有几座雕塑,程心的目光突然被其中一个吸引住了,那是一把长剑,被一只套着盔甲的手握着,正从水中捞起一个星星组成的环,水不停地从星环上滴下去。程心的记忆深处对这个形象有些印象,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在车上一直注视着那座雕塑消失。
   
    车在一幢蓝色的建筑旁停下,这是一个实验室,标有"工程院基础技术021"的字样。就在实验室门前的草坪上,程心见到了维德和毕云峰。
   
    维德自接管星环集团后从未冬眠,现在已经一百一十岁,他的头发和胡须仍剃得很短,全都是雪白的了。他不拄拐杖,步伐稳健,但背有些驼,一只袖管仍然空着。在与他目光相对的一刹那,程心明白这人仍然没有被时光击败,他身上核心的东西没有被时间夺走,反而更凸显了,就像冰雪消融后露出的岩石。
   
    毕云峰的年龄应该比维德小许多,但看上去更老些,他看到程心时很兴奋,似乎急着对她展示什么。
   
    "你好,小女孩儿,我说过这时你仍年轻,我的岁数已经是你的三倍了。"维德说,他对程心露出的微笑仍然远不能令她感到温暖,但已没有那种冰水似的寒意了。
   
    面对两个老者,程心感慨万千。他们为了共同的理想奋斗了六十多年,现在已经走到人生的尽头;而她自己,从威慑纪元第一次苏醒后似乎历尽沧桑,可是在非冬眠状态下竟然只过了四年!她现在是三十三岁,在这个平均寿命达一百五十岁的时代还是少女的年龄。
   
    程心向两人致以问候,然后大家都没再说话。维德领着程心走进实验室,毕云峰和曹彬跟在后面。他们进入一间宽敞的大厅,一个很封闭的地方,没有窗户,嗅着空气中那股熟悉的静电味道,程心知道这里是智子屏蔽室。六十多年过去了,人们仍不能确定智子是否离开了太阳系,也许永远都不能确定。大厅中不久前一定布满了仪器设备,但现在,所有的实验设备都混乱地堆在墙边,显然是匆忙移开的,以便空出中央的场地。在大厅中央,孤零零地立着一台机器。周围的拥挤混乱和中央的空旷显示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感,就像一群寻宝的人,突然挖出了宝藏,于是把工具胡乱地扔到周围,把宝藏小心翼翼地放到中央的空地上。
   
    那台机器十分复杂,在程心眼中,它很像一台公元世纪托卡马克装置的缩小版,主体是一个密封半球,复杂得让人目眩的大量装置围绕着半球,球面上插有许多粗细不等的管状物,都正对着看不见的球心,使机器的主体看上去像半个布满了过多触角的水雷;这像是把某种能量集中到球心。切过半球的是一个黑色的金属平台,这就是机器的顶部。与下方的复杂相比,平台上的布置十分简洁,像一张空桌面,中央只有一个透明的半球形玻璃罩,罩子的直径与金属板下面的复杂半球一样,两者隔着平台构成一个完整的球体,显示着透明与密闭、简洁与复杂的鲜明对比。透明罩的中央又有一个小小的金属平台,面积只有几厘米见方,烟盒大小,表面光洁银亮。这个被扣在透明罩中的小平台像一个无比精致的微型舞台,隐藏在下面的庞大复杂的乐队要为它伴奏,让人不由得想象在那上面上演的将是什么。
   
    "我们让你的一部分经历这伟大的时刻。"维德说,他走近程心,向她的头部伸出手,手上握着一把小剪刀。程心浑身紧张起来,但没有躲避。维德轻轻撩起她的一根头发,用剪刀从末梢剪下短短的一小截,用两根手指捏着看了看,好像嫌长,又剪了一半,剩下的一截只有两三毫米,几乎看不见了。维德捏着那截头发走向机器,毕云峰掀起透明罩,维德轻轻地把头发放到那个光洁的小平台上。一百多岁的维德只用一只手做着这些事,十分精确,手一点都不抖。
   
    "过来,仔细看着它。"维德指着小平台对程心说。
   
    程心把眼睛凑近透明罩看着小平台,能看到她的那一小截头发静静地放在光洁的小平面上,还能看到平台中央有一条红线,把小平面分成相等的两个部分,头发在红线的一侧。
   
    维德向毕云峰示意了一下,后者在空中打开一个控制窗口,启动了机器。程心低头看了一下,发现机器上的几根管道发出红炽的光,让她想起曾看到过的三体飞船中的景象,但并没有感到热量溢出,只听到一阵低沉的嗡嗡声。她立刻又把目光转回到小平台上,感觉似乎有一个无形的扰动从平台上扩散开来,像轻风般拂过她的面颊,但这也许只是幻觉。
   
    她看到头发移到了线的另一侧,但没看到移动的过程。
   
    一声蜂鸣,机器停止了。
   
    "你看到了什么?"维德问。
   
    "你们用了半个世纪的时间,让一截三毫米的头发移动了两厘米。"程心回答。
   
    "是空间曲率驱动使它移动的。"维德说。
   
    "如果用同样的方法把这截头发持续加速,在十米左右的距离上它就能达到光速,当然我们现在做不到,也不敢在这里做,那样的话,这一小截达到光速的头发能够摧毁星环城。"毕云峰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