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体3:死神永生 > 掩体纪元11年,掩体世界

掩体纪元11年,掩体世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37813号,您的这一阶段冬眠已经终止,您已经冬眠62年8个月21天13小时,您的剩余冬眠时间权限为238年3个月9天。
   
    亚洲一号冬眠中心,掩体纪元11年5月9日14点17分
   
    这个小小的信息窗口在刚刚苏醒的程心面前显示了不到一分钟,然后就消失了。程心看到了光洁的金属天花板。她习惯性地盯着天花板上的一个点看,在她最后一次进入冬眠的那个时代,如果这么做的话天花板就会感应到她的注视,然后弹出信息窗口,但这个天花板没有反应。虽然还没有力气转动头部,但她还是可以看到房间的一部分,触目所及全是空荡荡的金属墙壁,没有信息窗口,空气中也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全息显示。墙壁的金属看上去很熟悉,像是不锈钢片或铝合金,看不到任何装饰。
   
    一个护士出现在程心的视野中,她很年轻,没有正眼看程心,而是在她的床周围忙碌了一会儿,可能是在拆除与她连接的医学设备。程心的身体还感觉不出她做了些什么,但却从这个护士身上看到某些熟悉的东西。程心很快知道,是护士的衣服。在程心最后所处的那个时代,人们的服装都是用自清洁衣料制作,极其洁净,任何时候都如全新的一般,但这个护士身上的白色护士装却能看出些旧的样子,虽然也还整洁,但能看出穿用的痕迹,时间的痕迹。
   
    天花板在移动,程心看到自己的床被推出这间苏醒室,她吃惊地发现,是那个护士在推着她走,活动床居然需要人推。
   
    走廊中看到的也是空荡荡的金属墙壁,除了顶板上的灯,没有任何装饰,那些灯看上去都很普通,程心看到一盏顶灯的灯框脱落了一半,在灯框与顶板之间她竟然看到了电线。
   
    程心努力回想意识恢复之初看到的信息窗口,却不敢肯定她真的看到过那东西,仿佛是个幻觉。
   
    走廊里人很多,没人注意程心。程心首先仍是注意到人们的衣着,除了不多的穿白衣的医务人员外,人们的衣服也都很简便平实,色彩单一,像工作服。程心首先感觉这里似乎有许多公元人,但她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现在距公元世纪已经很远了,人类纪年都改变了四次,不可能再有这么多的公元人。之所以产生这种感觉,是因为她看到了男人,外形是男人的男人。
   
    在威慑纪元消失的男人又回来了,这是一个能产生男人的时代。
   
    人们行色匆匆,看上去都有事在身,这似乎又是一个轮回,上一个时代那种闲适和惬意已经消失,忙碌的社会再次出现。在这个时代里,大部分人不再是有闲阶级,要为生活奔忙了。
   
    程心被推进了一个小房间。"37813号苏醒正常,进28号恢复室!"护士不知对谁喊道,然后走了,她出去的时候关上了门,程心注意到房间的门是手动的。
   
    房间里只剩程心一人躺在床上,很长时间没人来打扰她,与前两次苏醒她受到的大量关注和照顾完全不同。她现在能确定的有两点:首先,在这个时代,冬眠和苏醒是一件极平常的事;另外,她的苏醒可能没有多少人知道,就像当年罗辑在危机纪元末的苏醒一样。
   
    程心的身体渐渐恢复知觉,她的头能够转动了,随即看到了房间的窗户。她仍然记得冬眠前看到的世界,那时的冬眠中心是城市边缘的一棵巨树建筑,她当时在最顶端的叶子里,从落地窗可以看到宏伟的城市森林。现在从这扇窗看出去,只看到几幢普通的楼房,建在地面上的楼房,外形整齐划一,从反射阳光的表面看,像是金属结构的。这些建筑让程心再一次感觉回到了公元世纪。
   
    她突然有一种幻觉:自己是不是刚从一场大梦中醒来?威慑纪元、广播纪元的一切都是梦,那些记忆虽然清晰,但太超现实,太像梦了。也许,自己根本没有三次跨越时间,仍身在公元世纪?
   
    一个全息信息窗口在床边出现了,让程心打消了这个幻觉。信息窗口中只有几个简单的按钮,可以用来呼叫医生和护士。这里似乎对苏醒者的身体恢复过程十分了解,程心刚刚能够抬起手来,窗口就出现了;但也仅仅是这一个小小的窗口,那个信息窗口铺天盖地的超信息社会消失了。
   
    与前两次苏醒不同,这次程心恢复得很快,当外面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她已经能够下床走动了。她发现这里只提供最简单的服务,其间只有一个医生进来简单地察看了一下就走了,一切都靠自理,在仍然浑身无力的情况下,第一次沐浴得全靠自己。再比如用餐,如果不在那个小小的信息窗口中要求,她苏醒后的第一餐可能永远也不会送来。对这些程心没有感到不快,她从来就没有完全融入那种对每个人都照顾得无微不至的人性化时代,她习惯的仍是公元世纪的生活,现在有一种回归感。
   
    第二天上午,有人来看程心。她一眼就认出来人是曹彬,这位物理学家曾经是最年轻的执剑人候选人,现在看上去老了许多,头上出现了少许白发,但岁月并未在他身上留下六十二年的痕迹。
   
    "托马斯维德先生让我来接你。"曹彬说。
   
    "出什么事了?"想到自己被唤醒的条件,程心的心沉了下来。
   
    "到那里后再说吧。"曹彬略微停顿后说,"这之前,我先带你看看这个新世界,以便你能对情况做出正确的判断。"
   
    程心看看窗外那几幢外表平常的建筑,并没感觉到这个世界是新的。
   
    "那你呢,这六十多年你不会一直醒着吧?"程心收回目光说。
   
    "我差不多是与你一起冬眠的,十七年后环日加速器投入运行,我就醒来搞基础理论,搞了十五年。再后来,研究开始进入技术方向,我就没用了,又冬眠,两年前才醒来。"
   
    "曲率驱动飞船项目怎么样了?"
   
    "有些进展……以后再说吧。"这方面的事显然是曹彬不愿意很快提及的。
   
    程心又看看外面,一阵微风吹过,窗前的一棵小树发出了沙沙声,好像有云遮住了太阳,那几幢建筑的金属表面的反光暗了下来。这个平凡的世界,能与光速飞船有关系吗?
   
    曹彬也随着程心的目光看看窗外,然后笑了起来,"你肯定和我刚醒来时一样,对这个时代很失望……如果你现在感觉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们出去看看吧。"
   
    半个小时后,程心穿着一身与这个时代相称的白色套装,与曹彬一起来到冬眠中心的一个阳台上。城市在她面前展开,唯一令程心感慨的仍然是这种时光倒流的平凡感。在威慑纪元第一次苏醒后,当她看到城市的巨树森林时,那种震撼难以言表,她本来以为永远也看不到这样平凡的城市景观了。城市规划得很整齐,好像是一次性建成的,建筑的外形单调划一,似乎只考虑实用性,没有任何建筑美学方面的设计,都是长方体形状,外表没有任何装饰,甚至表面的色彩都是一样的金属银灰色,很奇怪,竟让她想起小时候见过的铝饭盒。这些整齐的建筑密集地排列着,直到目力所及的远方,在那里,是向上升起的山坡,城市延伸到坡上。
   
    "这是哪里?"程心问。
   
    "见鬼,怎么又是阴天?看不到对面了。"曹彬没有回答程心的问题,而是看着天空失望地摇摇头,好像阴天对程心认识这个新世界有很大影响似的,但程心很快发现了天空的异常。
   
    太阳在云层前面。
   
    这时,云层开始消散,出现一道迅速扩大的云隙。透过云隙,程心并没有看到蓝天,她看到的天空仍是大地,空中的大地上是与周围相似的城市,只是她在远远地仰望或俯瞰,这就是曹彬刚才说的"对面"。程心发现,远处那升起的地面并不是山坡,而是一直上升与"对面"连在一起的。她回头看,发现相反的方向地面也在远方上升,也是一直升到"对面"这个世界是在一个大圆筒中。
   
    "这是亚洲一号太空城,在木星的背面。"曹彬这才回答程心刚才的问题。
   
    新世界就这样展现在程心面前,所有的平凡瞬间变为震撼,她感到自己这时才真正苏醒过来。
   
    下午,曹彬带程心去北边的城市出入端。按惯例,太空城的长轴为南北方向。他们在冬眠中心的外面上了一辆公共汽车,这是真正的公共汽车,在地面行驶,可能是电力驱动,但从外形上看,即使放到古代,也不会被误认为是别的东西。车上人很多,程心和曹彬找到了最后的两个座位,后面上来的人只能站着。程心回想她最后一次乘公交车是什么时候,即使在公元世纪,她也很早就不再坐这样拥挤的车了。
   
    车速不快,可以从容地观赏外面的城市风景,现在,这一切在程心眼中都有了全新的含义。她看到大片的楼群从车窗外掠过,其间有小片的绿地和水塘。她还看到两所学校,校园里有蓝色的操场。她看到公路之外的地上覆盖着褐色的土壤,看上去与地球的土地没有太大区别,路边种着一种很像梧桐的阔叶树,还不时出现广告牌,上面的商品程心大多认不出是什么,但广告的风格却不陌生。
   
    与公元世纪城市的唯一区别是,这个世界几乎全部是用金属建成的,建筑物都是金属构造,看看车内,除金属外也很少见到其他的材料,没有合成板,也没有塑料。
   
    程心更多注意的还是车里的人。在另一侧的座位上坐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夹着黑色的公文包在打瞌睡,另一个穿着一身带有黑色油污的黄色工作服,脚旁放着一个工具袋,一件程心不认识的器具从袋中露出一半,像是古代的冲击钻,不过是半透明的,这个男人的脸上露出体力劳动者的疲惫和漠然。前排坐着一对情侣,男孩伏在女孩的耳边不停地说着什么,女孩不时地傻笑一阵,并用一个小片儿从纸杯中刮出粉红色的东西吃,显然是冰激凌,程心甚至闻到了奶油的甜香味,与她记忆中三个世纪前的味道没有什么不同。旁边站着两个没有座位的中年妇女,是那种程心曾经十分熟悉的女人,被生活磨去了风韵,变得市井且不修边幅。这样的女人在威慑纪元和广播纪元是不存在的,那个时代的女人皮肤永远细腻白嫩,在各个年龄段都有着相应的精致和美丽。程心听到了这两个女人的对话。
   
    ……
   
    "你没弄对,早市菜价和晚市差不多的,不要嫌麻烦,到西头批发市场去。"
   
    "那里量不够也不按批发价卖。"
   
    "你得等到晚一些,七点以后吧,那些菜贩子走了,多少都能按批发价。"
   
    ……
   
    车内其他人的对话也断断续续地传来:
   
    "市政部门与大气系统不同的,比较复杂,你才需要多长心眼,开始和谁都别太近,也别太远。"
   
    "收供暖费就不合理,应该已经包含在电费里了。"
   
    "早点把那个傻瓜换下来也不会输那么惨。"
   
    "知足吧,我还是城建时期的老人呢,我一年才挣多少?"
   
    "那鱼都不新鲜了,怎么能清蒸呢?"
   
    "前天位置维持,四号公园的水又溢出来了,淹了一大片。"
   
    "人家看不上他就算了,何必呢?你说他累不累呀……"
   
    "不是正品,高仿的都不是,那个价钱……"
   
    ……
   
    程心的心中漾起一种温暖的感觉,自从威慑纪元第一次苏醒后她就在寻找这种感觉,曾以为永远也找不到了。她几乎是贪婪地倾听着这些话音,对曹彬介绍太空城的话倒是没有太注意。
   
    亚洲一号是掩体工程最早建设的太空城之一,呈规则的圆筒形,旋转产生的离心力模拟重力,长四十五千米,直径八千米,内部面积三百五十九平方千米,大约相当于过去地球上北京市市区面积的一半。这里最多时曾生活过两千多万人,现在由于新城不断建成,人口已经降至九百万,不再那么拥挤了……
   
    这时,程心发现前方的天空中又出现了一个太阳,他们位于两个太阳之间。曹彬告诉她,太空城**有三个人造太阳,都悬浮在太空城失重的中轴线上,相互间隔十千米左右,都是由核聚变产生能量,按二十四小时一昼夜调节明暗。
   
    程心突然感到一阵震动,这时车正好停站,震动似乎来自大地深处。她感到背部有微微的推力,但车这时并没有开动。车窗外,可以看到树和建筑的影子突然移动了一个角度,这是天空中的人造太阳在突然移位,但很快,太阳在空中又慢慢移回了原位。程心看到周围的人对此都毫不在意。
   
    "这是太空城的位置维持。"曹彬说。
   
    公交车行驶了约三十分钟后到达终点。程心下车后,让她陶醉其中的平凡景致结束了,眼前赫然出现一面顶天立地的高墙。它的高大广阔让她倒吸一口冷气,仿佛到了世界的尽头。事实上这确实是这个世界的尽头,这是太空城的最"北"端,是一个直径八千米的大圆盘,在地面看不出圆形来,只能看到大地从两侧升起。圆盘顶端的高度与珠峰差不多,连接着太空城的另一面。有许多辐条从环绕圆盘的地面会聚到四千米高的圆心,每根辐条都是一条电梯轨道,圆心就是太空城的出入口。
   
    程心在进入电梯前,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她似乎已经熟悉的城市。在这个位置上三个太阳都能看到,它们排成一排伸向太空城的另一端。这时正值黄昏时间,太阳正在暗下去,由耀眼的黄白色变成了柔和的橘红,给城市镀上一层温馨的金光。程心看到,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有几个少女,穿着白色的校服,坐在草坪上快乐地说笑着,她们被风吹起的长发浸透了天顶上夕阳的金色光芒。
   
    电梯内部很宽敞,像一间大厅,朝向城市的一面是全透明的,成为一个宽阔的观景台。每个座位上都有固定带,随着电梯的上升,重力很快减小。向外看,地面渐渐降低,而作为"天空"的另一个地面则渐渐清晰。当电梯到达圆心时,重力完全消失,向外看去,上和下的感觉也完全没有了。因为这里处于圆筒太空城的轴心,大地在四周环绕一圈,在这个位置,太空城展现出最为壮观的景象。这时,三个太阳的光度已经降到月光的程度,它们的色彩也变成了银色。从这个位置上看,三个太阳(月亮)几乎是重合的,它们的周围又出现了云,云都集中在零重力区,在圆筒的轴线上形成一道白色的云轴,一直通到太空城的另一端。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四十五千米远处的"南"端,曹彬告诉程心,那是城市推进器所在地。城市华灯初上,在程心的视野中,这灯海三百六十度环绕着自己,并向远方延伸,她仿佛在从一口环壁覆盖着璀璨光毯的巨井顶部向下看。
   
    程心随意把目光锁定在城市的某处,发现那里楼房的布局很像公元世纪自己家所在的小区,她想象着那里某幢普通的楼房二层的某个窗口,蓝色的窗帘透出柔和的灯光,窗帘的后面,爸爸妈妈在等着自己……程心一时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在威慑纪元第一次苏醒后,程心一直无法融入新时代,感觉自己是另一个时间的外来者。她万万没有想到,半个世纪后,在这距地球八亿千米的木星背面竟找到了回家的感觉。似乎三个多世纪前那熟悉的一切被一双无形的巨手卷起来,像画幅一样卷成圆筒状安放到这里,成为这在她眼前环绕一圈的世界。
   
    程心和曹彬进入了一条失重走廊,这是一条圆形断面的大管道,人在里面抓着失重牵引索上的把手前行。各个方向上来的电梯中的乘客都集中到这里出城,走廊中人流密集。在走廊的圆壁上显示着一排信息窗口,窗口中的活动画面大多是新闻和广告,但窗口的数量有限,排列有序,不像上一个时代信息窗口层层叠叠铺天盖地的样子。
   
    在此之前程心就注意到,让人眼花缭乱的超信息时代似乎消失了,这个世界中涌现的信息量变得节制而有序,不知是不是掩体世界政治经济体制的变化所致。
   
    一出走廊,程心首先看到头顶旋转的星空。星空转得很快,初看让人有些头晕。周围的视野豁然开阔,他们正站在太空城顶部直径八千米的圆形广场上。这里是城市的太空港,停泊着大批的太空飞行器,其中大部分是太空艇,外形与程心六十多年前看到的没有太大区别,但体积普遍缩小了,有许多大小与古代的小汽车差不多。程心注意到,太空艇起飞时发动机喷口的光焰比半个世纪前她看到的要暗许多,不再刺眼,呈幽蓝色,这也许意味着小型聚变发动机的效率提高了。
   
    程心看到出口周围划出了一个醒目的发光红圈,半径约百米。她很快明白了这红圈的含意:太空城在旋转中,圈外的离心力能产生明显作用,且再向外会急剧增大,所以圈外停泊的太空艇需要锚固,人在那里行走时也需穿黏性鞋,否则会被甩出去。
   
    这里很冷,只有附近的太空艇启动时发动机喷出的热量才带来短暂的暖意。程心打了个哆嗦,并非仅仅因为冷,而是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竟完全暴露在太空中!但周围的空气和大气压是实实在在的,还能感到阵阵寒风。看来,程心曾看到的在非封闭的太空环境中保持大气压的技术进一步发展,已经能够在全开放的太空生成大气层了!
   
    曹彬看到了她的震惊,说:"哦,目前只能在距’地面’十米左右形成正常气压的空气层,再厚就做不到了。"虽然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也不是太长,但他已经对这种在程心眼中神话般的技术不在意了,他只是想让程心看那些更震撼的东西。
   
    在旋转的星海的背景上,程心看到了掩体世界。
   
    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木星太空城群落的大部分,能看到二十二座太空城,还有四座城市在下面被挡住的方向。这二十六座太空城(比计划多建了六座)都处于木星的阴影之中,它们排成不太整齐的四列纵队,让程心想到了六十多年前躲在那块太空巨石后面的太空艇。亚洲一号的一侧是北美一号和大洋洲一号,另一侧是亚洲三号,亚洲一号与两侧太空城之间的距离仅五十千米左右,能感觉到它们的巨大,像两颗星球一般。但另一排的四座太空城距这里一百五十千米,已经很难从视觉上把握它们的大小;最远处的太空城距这里一千千米左右,看上去如玩具般小巧玲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