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嫁给前任他哥 > 第二百六十一章

第二百六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辆马车在如意庄门口停下,一双细长的手伸出来,将帘子拉开,两个女人一前一后从车上下来。
  
  庄子内一群人迎了上来。
  
  “哎呦王妃,方侧妃,正念着到城外去接你们,没想到早到了半日。”
  
  迎上来的为首一人正是那刘大有,素红也在一边,只不过淡淡站在一边看着。
  
  王妃今个化了淡妆,衣裳也是朴素的浅黄色,她视线在人群里扫了一圈,最后落在谢如清身上,笑意这才更浓了一些,走上前去拉她的手,“本来该是下午才到的,但是念着你的身子,便催促马车夫快了些,紧赶慢赶,这才早到了半日。”
  
  谢如清给如环使眼色,示意她伺候着。
  
  “呦,你这才来了多久,怎么消瘦成这般?”这会儿功夫,方慧也跟着走上来,她眉头蹙着,显然很关心谢如清的身子。
  
  没人接茬,谢如清拉着余氏的手进了屋,下人早已等候着,将备好的茶端上来,一人眼前一杯。
  
  茶盏冒着热气,屋内茶香四溢。
  
  余氏许久不见谢如,说了许多话,方慧在一旁附和着,倒也其乐融融。
  
  三位主子在屋内聊天聊的正盛,方慧的丫头趁人不注意悄悄去了后院。
  
  后院是厨房所在,她一路轻车熟路的进了厨房,一位婆子见了赶忙迎上来寒暄。
  
  两人便站在一处,趁人不注意那丫头悄悄说道:“那药可是一直用着?”
  
  婆子眼睛飘了眼四周,见各人手头都忙着事儿,没人注意到这头,这才悄悄说道:“听夫人安排,一直用着呢。”
  
  “夫人的意思是加大药的剂量,现在看着效果还是太慢。”
  
  那婆子听了点点头,两人这才又放大了音量交代了几句,丫头这才退出了厨房。
  
  待走的远了些,她伸手闻了闻身上,已沾了不少油烟味道,眼中有些厌恶。
  
  谢如清与余氏、方慧两人聊了一会儿,回到屋内时,如环跟着一起进屋,将门紧紧关上,又确定没人偷听后,这才凑上来小生说道:“姑娘,我刚看到方慧姑娘身边的丫鬟,在后院偷偷与一位婆子聊着什么。”
  
  谢如清一挑眉,显然是好奇。
  
  如环摇摇头,“那两人很小心,我也不敢凑近,只隐约听到了什么加大、效果。”
  
  看样子是说那毒药的分量不够,谢如清心中冷笑。也是难为她大老远跑到这乡下来受苦,只为了亲眼看看她死了没。
  
  谢如清两只手做了个对换的姿势,如环一瞧便知是让她悄悄将余氏与姑娘的饭菜换上一换,她不是很明白这么做的意思,但还是点点头。
  
  因为换了晚饭,谢如清难得每日都吃了个饱,心情便也跟着好了起来。
  
  一早吃过饭便出门,迎面正好见到余氏。余氏脸色有些苍白,为了遮丑看得出铺了不少粉,隔着老远便闻到粉香。
  
  谢如清走上前,一脸担忧,便打手势问她,“姨娘身脸色看着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
  
  王妃一脸愁容,话是她身后的丫鬟回的,“娘娘可能是来的路上感染了风寒,身子不大舒坦。
  
  “那可有寻大夫看一看?”谢如清面上担忧,心里却清楚得很,王妃这症状,与她中毒时症状一模一样,这都是方慧的功劳,哪里是什么染上风寒。
  
  那丫头看了眼王妃,手将她搀扶着,“王妃的病一向是宫中王太医瞧的,自然是要回府瞧的。”
  
  谢如清了然的点头,就这么一会儿说话的功夫,已见几个下人从屋内出来,手中握着包袱,正是王妃的随行行李。她知道王妃这是打算启程回了,便一路随着将她送到庄园外。
  
  外面一辆马车已静静等候多时,车夫见到人出来,行了个礼,便有人扶着王妃上车。
  
  坐定后,丫鬟将帘子掀开着,余氏的头便探了出来,“我因为身子原因不能多陪你,你注意着自个身子,尤其是早晚多加衣。”
  
  谢如清有些不舍的握了握她的手。
  
  如环细心解释说,“姑娘是想说娘娘路上千万注意着安全,回了府多歇息才是,您若是身子不舒服,姑娘会担心的。”
  
  王妃点点头,又与谢如清寒暄了几句,马车便开走了。
  
  谢如清双手交握着,肩上披着披风,就站在原地看着马车一路远去,扬起了不少的灰尘。
  
  “姑娘,咱们用不了多久,等您身子好了些,便也能回了,莫要太舍不得,注意着身子。”
  
  如环手扶着她,以为她是舍不得姨娘。
  
  淡淡笑了笑,谢如清握了握她手,示意她不必担心自己。
  
  转身往回走时,见隔壁随意庄的院门大开着,里面不少下人各自忙碌着,却不见齐晏之人影。也不知人此时是不是在专心看书。
  
  此时王府愁云密布。
  
  王妃跟前的柳姑娘拉着王太医的胳膊朝王妃院子里疾步,“王太医您快些走,来来来我搀扶着您。”
  
  “哎呦我说姑娘,你可悠着点,我这一大把年纪了。”花白胡子的王太医喘着粗气,感觉若是再这么跑上个几里地,怕是活不过明年。
  
  王爷在房间内焦急等着,见王太医进门,忙让开,“免了些俗礼吧,快给王妃瞧瞧。”
  
  王太医手里拎着药匣子,在王爷让开后走到床边,丫鬟已经细心的将床上的帘幔放下,只能看到窗幔里有个影子。
  
  王妃一声不发,将洁白的手从床上伸出,王太医将手颤巍巍的搭上去,为她把脉,一双眼睛微微下沉,瞧着让人心里紧张。
  
  屋内人人人呼吸小心翼翼,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发出太大的声响。
  
  “如何?”半晌,见太医收手,王爷问。
  
  王太医问王妃:“王妃,你此时是否觉得身子绵软无力,提不上力气?”
  
  王妃轻轻应了一声。
  
  王太医面色沉重:“回王爷,王妃,王妃怕是中了毒。”
  
  “什么?”
  
  如意庄。
  
  田野的气味弥漫在空中,谢如清深吸一口气,嘴角不由得染上了笑。
  
  她伸手揉了揉脖子,又伸了个懒腰,将手里的书合上。
  
  算着时间,王妃的”病“也该定了。
  
  “吱呀。”门被打开,发出不小的一声,她瞥眼看去,如环正小心端着一碗汤走过来,“姑娘,这是厨房新送过来的汤,趁热喝。”
  
  谢如清笑着坐过去,将汤碗拿起来闻了闻,味道有些不对,那“料”没了,于是问道:“怎的?厨房的厨子可是换了?”
  
  如环站在她身后,手轻轻捏着她肩膀,为她除去刚刚看书带来的乏累,思度着说:“我倒是没去瞧,怎么姑娘,味道可是不一样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