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嫁给前任他哥 > 3.第三章

3.第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公子,我怎么觉得表小姐哑得有点草率呢?”青山推着齐晏之回到自己院子后说,“别是让谁灌哑药了吧?”
  齐晏之只是笑了笑,自己操纵轮椅去廊下晒太阳。
  “但是我觉得又不像,”青山平日话多,家公子哪怕不理他他自己也能说半天,“落水就够了啊,要是我,只要一计不成就该收敛了,不会在这节骨眼上再露马脚。”
  “抛开那人是个蠢人的可能……不,蠢人可能不是下哑药了,可能直接就是砒霜,所以我觉得表小姐她……”青山没继续说下去,因为他发现他家公子并不在意这件事,或者说他早就看透了,跟他没关系的事他向来不关注。
  哪知他家公子随后问了句:“王大郎这会儿在哪风流呢?”
  “啊?”青山没明白他怎么忽然关心起王充的行踪了,“这我最近没问啊,您得等我问问下面人才知道。”
  “嗯,”齐晏之手指顺了顺眉头,又道:“青山,那日你在池子里捡到的簪子可还在?”
  簪……什么簪子?他什么时候去池子里捡簪子了?青山表情空白了片刻,随即恍然大悟地一拍脑门,“啊,在的在的,我这就物归原主去!”
  谢如清歇了几日身体调养的差不多了,除了依旧不能开口说话,她每日不出门,就在房间里翻书以及那本记事本子。
  “姑娘,入冬前王妃给做的那批衣裳收拾送来了。”如玉捧着托盘进门,一边道:“姑娘,我把您匣子里的旧首饰替换几样吧,进了王府总要体面些,我瞧府上的姑娘夫人们都是过季便换的。”
  这些谢如清自然知道,她刚嫁进来的时候也觉得浪费,后来也就随波逐流了。因为夫人小姐们首饰淘汰快,就便宜了不少丫头婆子们,毕竟这些旧首饰只要从梳妆台上撤下去就成了废料,留着也是生锈,不如私吞了去换钱。
  有的主子会干脆明面上送了笼络人,有的睁只眼闭只眼,有的干脆就不知道。而原本的谢如清属于开始不知道,知道后睁只眼闭只眼的。
  她开始保持着表小姐的自觉,认为自己寄人篱下不应该太过奢侈,后来大概余氏真的疼她,她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寒碜,便也跟着每季裁换。不过换掉那些她都记得,她说有天在如玉发髻上看见了一根簪子,那簪子她从没戴过,但她记得——大概如玉以为她不喜欢所以不会记得,才那样明目张胆地戴了。
  谢如清发现了并没有戳穿,如环如玉是自小跟着她的丫头,她现在身边就这么几个亲近人了,她念旧念情,身外之物没有感情重要,所以她忍了,却没想到自己最终就是死在了这份仁义上。
  这几日谢如清观察了如玉这个人,她胆大心大,经常不把自己的要求放在眼里,尤其齐之远来的时候格外热络,根据观察谢如清联想了一下落水事件,拼凑出了一个可能。
  她随意抬了抬手,示意如玉随便,如玉便拿走了她梳妆台上的盒子……
  隔天方慧便印证了谢如清拼凑出来的可能。
  “我当日竟是没差人进池子里搜,王妃您瞧。”方慧捧着一只托盘,上面摆了一只不那么亮堂的簪子,像是在水里泡过的,簪子上的一颗白珠子掉了,就在一边摆着。“今日喂鱼的丫头发现池面上浮了一条死鱼,捞上来发现鱼肚子鼓着,您猜怎么着,肚子里竟是有颗珠子。”
  余氏眼皮子一跳,这珠子她眼熟,这是前些日子东海来的一批,她还用比这大一号的珠子做了对耳坠子。
  方慧又道:“我立刻觉察到不对劲,便叫人去水里搜了,结果就找到了这支簪子,我要是没记错,应该是秋季那批首饰,这簪子是如清的,您当时还说这珠子适合她。”
  余氏哪怕再傻也听明白她要说什么了,入了冬这簪子就不在如清那里了,她怒道:“去查这簪子去了谁那!”
  方慧装模作样下去查了,其实查不查都是做给人看,她已经有了决断。
  当天晚上,方慧便委派了几个管事嬷嬷去后院,挨个屋里搜查下人的房间。
  谢如清刚换了衣裳躺下,听见动静召唤如环过来,近来她不能开口,如环察言观色的本事越发娴熟,看她一个眼神便知道她要问什么做什么,不等她比划,如环便道:“说是王妃的意思,近来府上不干不净的,这才要查下入们的屋子,您不必惊动,我去与几个嬷嬷说。”
  谢如清点点头,披着衣裳靠在床边,依旧翻着那个记事本子,没多一会儿,院子里传来如玉的哭喊声。
  “李嬷嬷您听我说,真不是我偷的,我就是替姑娘收着,不信您问我们姑娘,她都是知道的……”如玉被两个手劲极大的嬷嬷一左一右拽着,皮肉扯得生疼,只是她眼下顾不上,只是千方百计替自己脱罪。’
  “丫头你还是省省口舌去王妃跟前说吧,”一个嬷嬷哼声劝道,“东西是从你屋里搜出来的,甭管是黑是白都少不得要解释,何况你还试图栽赃别人,恕我直言,你路上可要好生想想话怎么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