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之嫁给前任他哥 > 2.第二章 世子

2.第二章 世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外面站着的是她前世的夫君,祁阳王府世子齐之远,还是如当年那般俊朗耀眼。
  谢如清本不想这时候与其交面,可她很想知道齐之远的来意,于是打起精神下了床,让丫头挑开门帘。
  她以为自己见到齐之远的脸一定是恨的,可当瞧见齐之远望着自己关切的眼神时,她心里的恨一下就散了。
  原来他也会对着方慧之外的女子露出这样不加掩饰的眼神……不,这跟对方慧的不一样,他对方慧欲求大于爱,对谢如清却是满满的怜惜。
  “如清姐姐你醒了!”三少爷进门先开口道。
  三少爷谢如清是见过的,这孩子今年应当有八岁了,因为王爷管的严,所以平日只管安安分分的读书,今天却跑来看她,想来是给他二哥当借口的。
  谢如清心里立时明白了,世子瞧上了原本的谢如清,但人家并不中意他,所以才百般追求。
  “三少爷您有话还是问我吧,我家姑娘不能说话,没法回答。”丫头如玉伺候上茶,一边瞧着齐之远道,“世子您坐下说话吧。”
  谢如清跟前有如玉如环两个丫头,如环此时正伺候在谢如清跟前喂水喂药,她性子温吞话少,却很会照顾人,如玉活泼些,忙里忙外的很会瞧人眼色。
  可未免太会瞧了些,一直盯着二少爷,谢如清不能说话这事尚且没有定论,大家说起来只道有了炎症需要歇息,她倒是心急,直接判定了她不能说话。
  “如清姐姐怎么就不能说话了?”三少爷口没遮拦地问,“那赶紧请太医瞧啊。”
  谢如清有意无意地瞥了齐之远一眼,齐之远受宠若惊地愣住,往日想得谢如清一个正眼简直难如登天,这姑娘不知道是不是书读多了,太过于恪守礼仪,从不与人私教。齐之远一方面爱她这幅温顺又清冷的样子,一方面又恨不能多让她赏自己几眼,今日过来本也没指望得见,现在不单见了,居然还得了这样一个欲语还休的眼神。
  简直死也值了。
  齐之远先是色虫上头不加掩饰地瞧了人家片刻,然后才欲盖弥彰地清了清嗓子,后知后觉地回过了味。如清方才的眼神分明是有苦难述,怪他来的着急,没打听明白到底出了何事,原本那样一个仙女似的人儿,怎么一夜之间就成了个有怨说不出口的窦娥?
  谁这样大胆子把她推下水了?难道真是方氏索命?
  他心里百转千回地恨着,面上却一派关爱之色,“如清你别急,我这就去宫中请最好的太医,你落水必定会着凉,兴许过两日就好了。”
  谢如清配合着抹了抹眼泪点点头,果然她这副样子让齐之远坐不住了,当即离开查凶手去了。
  谢如清摆了摆手,如玉放下帘子,出门送世子。
  “姑娘,您吃点什么呢?”如环端来几晚汤羹,各式各样十分齐全,任由小姐挑。
  谢如清靠在床上,指了指其中一碗肉羹,如环心感意外,她家姑娘自来不爱喝肉粥,按说这时候正没胃口,怎么还要喝起这碗了?
  当然她不会多问,只是顺从地拿了勺子喂她。
  偏院两年苦日子,让谢如清挑嘴的毛病彻底好了,她什么都吃,越能抗饿越好,清汤寡水的她现在不需要,她需要身体快点好起来,情爱也好复仇也罢,没有什么比身体重要。
  待吃完了粥,谢如清指了指房内书架子,本意是想找本书来打发时间,如环却以为她想记东西,便将她惯常用的本子递给她。
  谢如清打开一瞧,心中顿时一喜,原来这姑娘平日爱好记事,这本子里零零碎碎地居然记了不少她正需要的信息,于是迅速瞧了一遍。
  谢如清是余氏姨家表姐家的女儿,表姐远嫁给外籍官员,福薄命短,前年撇下唯一女儿走了,亲爹续了弦,她在家地位尴尬,还是京城余家老祖宗念着这么个苦命的曾外孙女,做主接进了京。余氏见这丫头生的极为貌美,举止端庄得体,诗书礼仪一样不差,竟是不比京城的大家姑娘差到哪,便起了将她娶进门给儿子续弦的心思。
  她心知肚明自己进祁阳王府是来做续弦的,但她并不愿,可命运将其推到这里,她一个没有母亲做主的姑娘似乎也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