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华山论剑

第二百二十五章 华山论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这回来也不换身衣服?”于曼文看着江北然身上的帝袍问道。
  
  江北然点点头。“是啊,这次回来要以皇帝的身份和宗主谈些事情,自然要穿的正式些。”
  
  于曼文听完轻笑一声:“好一个以皇帝的身份,看来你这皇帝当的挺投入啊。”
  
  “当然,我做事向来认真。”
  
  于曼文听完刚想反驳一句,但仔细回忆一番,江北然这话也地权不算假,虽然他遇到大多数事情时第一反应都是推脱,可一旦他接下了这件事,便会做的比谁都好。
  
  陪堂主玩如是,去参加英杰会亦如是。
  
  “小北然~”
  
  就在于曼文准备夸两句江北然时,一道倩影从正厅内飞奔而出,快到江北然都来不及闪,就被扑了个正着。
  
  其实也不是江北然没法闪,只是这速度绝不该是他一个练气境弟子能闪开的。
  
  “说好一旬就回来一趟呢!怎么这次这么久!”施凤兰一双小拳头锤着江北然喊道。
  
  “最近朝廷上实在太忙了,我不是有写信给你吗?”江北然回道。
  
  “我不管!你说好一旬回来一趟的!寄信又什么用!”
  
  “哦,那我下次信也不寄了。”
  
  “别别别,要寄的,要寄的。”施凤兰说着一顿摆手。
  
  笑了一声,江北然说道:“这次算是我说大话了,给你做条鱼补偿一下吧。”
  
  “两条,要两条!”施凤兰立即伸出两个手指道。
  
  “别得寸进尺,就一条,爱吃不吃。”说完江北然看向于曼文道:“于护法要留下一起吃吗?”
  
  “我倒是想尝尝,只是我那五个徒儿还等着我呢。”说到自己那五个徒儿,于曼文忍不住用眼神打量了江北然一阵,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门去了。
  
  去后厨做了一顿丰盛的大餐,江北然招呼着小朵和施凤兰一起围坐在桌前吃了起来。
  
  吃饭时江北然向施凤兰她们说着他这两个月的皇帝生活。
  
  “啊?还有人吃不上饭吗?”
  
  听着江北然诉说着农村百姓的生活时,施凤兰惊讶的喊道。
  
  “是啊,还有人没衣服穿、还有人没屋子住、还有人生病只能等死呢。”
  
  将口中的鱼肉吞下,施凤兰拿出一个乾坤戒道:“这里面有很多宝材和银两,都分给那些百姓吧。”
  
  一旁的小朵也拿出腰间的小荷包道:“我……我的虽然不多,但也请江师哥拿去给那些百姓买些吃的吧。”
  
  看着眼前的乾坤戒和荷包,江北然笑了一声道:“心意我领了,但真正想要帮助百姓,光用钱可不行。”
  
  “为什么啊?有钱不就能买吃的了吗?”施凤兰歪着头问道。
  
  “官绅有的是办法将你送给老百姓的钱骗到他们自己口袋里,想要真正让老百姓吃饱饭,要改变的东西可多了,我这次回宗就是为了其中一件事。”
  
  “什么事呀?要不要我帮忙?”施凤兰十分积极的说道。
  
  “不用,这件事我自己能办妥。”
  
  “好吧……”施凤兰说着又夹起一块鱼肉放进了嘴里。
  
  对她来说,虽然知道老百姓吃不到饭很可怜,但到底有多可怜根本没法想象,因为她从来就没吃过这种苦,她看到的世界和老百姓看到的世界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饱餐一顿,施凤兰迫不及待的拿出了侠客行,准备好好的赌上两把。
  
  但江北然却是摆摆手,从怀中拿出一个蓝色的乾坤戒,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全新的棋盘。
  
  “这两个月你表现的不错,没有跑来皇宫闹,也没去宗主那里吵,所以我给你做了个新的赌盘,当做奖励。”江北然说完将“赌盘”放在了桌上。
  
  “哇!!”施凤兰兴奋的喊了一声,看着全新的赌盘一阵出神,“这个叫什么呀?”
  
  “华山论剑。”
  
  回答完,江北然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了厚厚的两叠人物卡和大量的装备技能卡。
  
  施凤兰迫不及待的抓起一把缓缓念道:“杀……闪……饼?”
  
  “嗯,现在我来简单的给你们讲一下赌法。”
  
  将一张张卡片拿起,江北然开始详细的讲起了每一张卡的作用和效果。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后,施凤兰点头道:“我懂了,我懂了,如果我拿这张小龙女的人物卡,我就只有三滴血对吧。”
  
  “没错。”江北然点点头。
  
  “好!快来赌,快来赌,我学会了!”
  
  “小朵呢,学会了吗?”
  
  小朵挠挠头道:“还是有些不明白。”
  
  “没事,赌一把你就会了。”
  
  将人物卡发好,定好杀下保上的规矩后,三人开始了第一把侠客杀。
  
  “杀!”“闪!”“再杀!”
  
  “啊?不是说一回合只能出一张杀吗?”
  
  “我装备了血滴子,就能无限出杀了。”
  
  “哦……那我没闪了。”
  
  “那就扣血。”
  
  看着自己仅剩一滴的血,施凤兰看向小朵道:“小朵,你有没有饼啊?快救我,不然我输了就等于你也输了。”
  
  “哦哦。”小朵看了看自己的手牌,掏出其中一张问道:“这个是饼吗?”
  
  “对对对,就是这个!”施凤兰大笑着拿过这张【饼】,“我又活啦~”
  
  “哦,那再杀。”
  
  看着江北然又丢出一张杀,施凤兰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连忙再次向小朵求救。
  
  但这一回小朵也没饼了,施凤兰只能遗憾出局。
  
  “再来,再来!这个人物不厉害!我下次要挑你那个。”
  
  ……
  
  “千斤坠!这次的杀你不能用防具抵挡了。”
  
  “独孤九剑,你猜我一张牌的花色,猜不中的话就强制扣血。”
  
  “乾坤大挪移!我要把伤害转给小朵!”
  
  “啊?我就一滴血了,小姐,我死了你也会输的。”
  
  随着一轮新月升起,小小的汀兰水榭内还在华山论剑。
  
  这时江北然耳朵突然一动,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
  
  “我去开门。”小朵说着跳下了桌子。
  
  江北然则是拿出一块布盖住了桌上的卡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