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摘仙令 > 第一一一八章 图穷

第一一一八章 图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间在世尊期待,随庆警惕间,慢慢溜走。
  
  两边都在努力的养魂,不过,相比于随庆,世尊要艰难许多许多。
  
  以前花大把资源,没养好的他,得不到族里更多的供奉,圣尊对他的态度表面虽有缓和,暗里……却处处杀机。
  
  他不相信安画,如今的安画,在他眼里,就是圣尊的探子。不相信广若,那家伙现在常常过来瞄一眼,十有八九是当了常雨的探子。
  
  天下之大……
  
  看着再次陪过来的圣尊,刚受了一波神魂重刑的世尊疲累至极,干脆闭上了眼睛。
  
  “金仙试练域里,我们已经有人陨落了。”
  
  圣尊今天的心情非常不好,“世尊,你那边还没什么动静吗?”
  
  “……快了。”
  
  曾经那么耐心的圣尊,现在连短短几年都不愿给他了。
  
  有广若这个前车之鉴的蠢货分身在,看了他一眼的世尊也不得不怀疑,他真是自己的最强分身了。
  
  “轮回分身可能是我们唯一的翻盘机会,不容半点错失!”
  
  这?
  
  圣尊阴沉的脸上,到底因为他的这句话,闪过一抹犹豫,“天地有因果,你天渊七界的轮回分身……有想过具体是谁吗?”
  
  “暂时不知道!”
  
  世尊脑壳深处,还有一阵又一阵的钝痛,它们密集的可怕。
  
  “不过……”
  
  他现在只想早点把圣尊打发走,“不过,与我牵扯因果最多的是林蹊!”
  
  “你怀疑随庆?”
  
  圣尊心下大喜,世尊跟他想到一块了,“我查过,他最喜欢穿青衣。”
  
  “……有可能是他,但是,也有可能是林蹊从不示人的父亲!”
  
  世尊喘了一口气,“你容我一点时间,待我查清楚了,就是我们一举动手的时候。”
  
  今天这一关算是过了,常雨再不按牌一是出牌,二十天总要容他的。
  
  “对了,我已经跟鄢青说了,真到了要动手的时候,他会过来,给我们护关!”
  
  有鄢青在,圣尊对他再有杀心,也会缩着点的。
  
  “……我就说,族里怎么连我的配给都缩减了。”
  
  圣尊的眼睛眯了眯,按下心里的躁意,“不过,跟鄢青说了也好,有他在,可以弹压长老团所有未出战的金仙长老。”
  
  鄢青这一会,只怕已经跟那些家伙报过喜了。
  
  哼!
  
  怪不得,金仙试练域死人,他们也都稳的好好的呢。
  
  原来是觉得,世尊又可以了吗?
  
  圣尊心里一阵羞恼、愤怒!
  
  “是!鄢青还不错!”
  
  还在跟脑海深处痛苦对抗的世尊,没注意圣尊的脸色。
  
  鄢青把族里的供给,大部分全给他,本就是应该的。
  
  他重新站起来,于族里,于圣尊,暂时都只有好处,而无一丝坏处,“大哥,你要是觉得,我们在金仙试练域死的人有些亏,就去找虚乘来一架,他这一会……应该已经知道神陨地将出的消息了。”
  
  世尊喘了一口气,“我猜,他在等银月回来,又怕她回来。”
  
  人性的善与恶,往往都只在一念之间,只要能善用他们的情绪,那么一切就都可以掌握了。
  
  “这个时候的他,最好对付了。”
  
  圣尊:“……”
  
  他觉他世尊的话有理,可是为什么是世尊想的?
  
  他在小谷半晌,转个头就去找虚乘……
  
  鄢青那些人精子随便猜猜只怕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说的,我有想过。”
  
  圣尊垂了垂眼,“不过,虚乘近来聪明了,再加上阿菇娜出身天渊七界,背后站着林蹊、南佳人那些人,想以银月仙子挑拨,已经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是不容易,但是不试,又怎么知道呢?
  
  世尊都想骂人,可恨形势比人强,他也只能哄着,“……只要把他引出来,再跟他说说界心的事,或许……,虚乘还会与阿菇娜离心。”
  
  林蹊偷界心,阿菇娜真就一点也不知道吗?
  
  “就算虚乘和阿菇娜不会离心,以界心挑拨阿菇娜与林蹊那些天渊七界的修士离心,于我们也是一件好事!”
  
  世尊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再好的机会,再好的条件,心情浮躁的圣尊,只怕都把握不住。
  
  “虚乘掌握这方宇宙的界心,你觉得,他一点也不知道天渊七界的异常吗?”
  
  圣尊持怀疑态度,“你看他对阿菇娜的态度,对林蹊那些人的态度,就该知道,他一直都有补偿的心理在。
  
  天渊七界界心的问题……
  
  或许他早就知道,只是他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是吗?
  
  有些可能!
  
  世尊正要开口说什么,神魂深处又是一阵控制不住的钝痛,痛的他失了颜色,失了声。
  
  “算了,你还是好好养魂吧!”
  
  圣尊不给他再开口的机会,站起来转身就走。
  
  他不相信,世尊能想到的事,他会想不到。
  
  圣尊一直觉得,世尊之所以能想到,是因为他闲。
  
  他一天到晚的躺在那里,不想事,能干嘛呢?
  
  圣尊觉得,他被族务影响了心情,操心金仙试练域,分心太多,才一时没想起来。
  
  回到殿里,他一直忍了半天,这才一闪消失。
  
  身处大树界心的虚乘,第一时间感觉不对,守株待兔的在仙盟坊市的上空拦住了他。
  
  “圣尊,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呵呵,一段时间没见,老夫有些想念你了。”
  
  圣尊面上笑呵呵的,“虚乘,老实说,你最近的日子不好过吧?”
  
  他最近的日子?
  
  虚乘回以微笑,“你没看老夫长胖了吗?老夫最近啊,吃的好,喝的好,总之什么都好。”
  
  虽然不知道金仙试练域的具体情况,但是,仙盟和各宗进去的人,魂火都是正常的。
  
  这就行了。
  
  “你如此这般闯过来,老夫是不是可以反猜猜,你最近的日子还是过得不太好?”
  
  圣尊:“……”
  
  这是他不想见虚乘的原因之一。
  
  如今这个人的嘴巴,有如利刃,常常插的他心头摘血。
  
  “那你可猜错了。”
  
  圣尊努力的表持住微笑,“老夫这次过来,是要提醒你一句,天渊七界的界心问题。”
  
  噢?
  
  如果是以前,虚乘会有些慌,但是现在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