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痞武绝色校园 > 304 终章

304 终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时天色已晚,自然是要住店,郝雨晨付了吃饭的银子,不由得有些犯愁了起来,住店的话,他一个人到还是够了,但那里还有莫氏三雄不是?这个称号也是他刚刚才从对方口得知,看来也算得上是有些名头,虽然不如张君宝易天行他们那么出名,但认识他们的人恐怕也不在少数。
  
  别人都把自己当兄弟看待了,连异宝的事情都跟自己说了,这个不把住店的银子也掏了,恐怕有些过意不去吧?可是,应该,好像他的身上貌似银子不够!
  
  “你是晨公子?”正在郝雨晨有些犯愁的时候,这小客栈的掌柜突然盯着郝雨晨,有些疑惑也有些不可致信地问道。
  
  郝雨晨一听,不由得一怔,抬头盯着这个胖胖的,看上去接近四十岁,完全面生的面孔,伸手指了指自己:“你是在叫我?你难道认识我?”
  
  “你真的是晨公子?”那掌柜眼睛一亮,啧啧称奇地说道:“多少年没见了,没想到晨公子还依旧是那么年轻,容貌一点儿都没有变化,我想晨公子一定认不得我了吧?”
  
  认识自己的,还是当掌柜的,好像也只有华山脚下的那家客栈老板吧?不过那家伙郝雨晨认识,就算是再怎么变,也不可能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所以,可以肯定,这家伙一定不是那个胖掌柜,虽然这人也很胖。
  
  莫因三人也就在郝雨晨身后,看见郝雨晨与这客栈掌柜好像还是故人,也有些称奇,这人才多大,怎么可能跟这掌柜的认识,而且听说还是多年前?
  
  “掌柜的,我好像真的没见过你啊,你是?”郝雨晨想破了脑袋,都没有想起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人,只能直接问道。
  
  “呵呵,晨公子,你应该还记得华山脚下那家客栈的黄掌柜吧?当初你请了几位大侠吃饭,还跟那掌柜做过生意。我就是招呼你们的那个店小二啊。”
  
  “不是吧!”郝雨晨瞪着眼睛,呆呆地看着这个胖子,双手在空中对着对方比划了两下。
  
  “呵呵,晨公子是不是想说我变胖了?以前当店小二的时候,到还没什么。后来黄掌柜跟你做了一笔交易之后,便不做这一行了,他又没儿没女,便把那家客店留给了我,我自从做了掌柜之后,慢慢地就变成这副模样了。”这家伙双手一摊,表示自己也无奈,“到是晨公子果然是奇人也,跟八年前比起来,你可是一点也没有变化,不,唯一的变化就是穿着,刚才我差一点就把你当成晨公子家的公子了。”
  
  这一下,莫因他们也惊讶了起来,这个郝雨晨八年前就是这模样,那现在到底有多大了?难道他是一位绝顶高手,武功高得能让容貌一直维持年轻时的状态?
  
  郝雨晨无语地摇了摇头,道:“你的样子变得到是挺快啊。那店不是在华山脚下吗,你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
  
  “哎!现在世道乱了,那里不好混啊。对了,你们要住店是吧?我能当这个柜掌,也是托你的福了,你们今天在这里吃住的费用全都免了。”这家伙说到这里,见到门外又有客人来,连忙叫人招呼了起来,同时口中喊道:“阿福,收拾四间上房,带四位上去安歇!”
  
  郝雨晨身上正好没多少银子了,没想到自己的人品竟然这么好,走到哪里都能变不可能为可能。看见那家伙又去忙碌去了,也没有多说什么,跟着那个阿福向着客房行了去。刚才已经说过了,明天跟着莫氏三雄去见识一下那异宝到底为何物。
  
  只是他却是没有注意到,莫因他们看向郝雨晨的神色已经有些不对味了,显然已经把他当成了高手。
  
  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满天的星星,却带不走那秋的凄凉。
  
  深凝望,夜初凉。锁尽柔情不言伤,清风晓月苍天老,秋浓菊更香~~
  
  柳思君啊柳思君,是在思念你的夫君吗?只是他是谁,会是自己吗……
  
  第二天早上,又在客店里蹭了一顿早餐,跟那掌柜客气了几句,也不知道郝雨晨说了些什么,反正几人走了之后,那家伙还在那里笑得合不拢嘴,如同买彩票中了五百万大奖一般。
  
  “莫大哥,这一路上人不少啊,是不是都冲着异宝而去的?”没有行走多久,便已经遇见了不少的人,全都是武林人士的打扮,看来这消息并不是什么秘密,相反,知道的人跟想像中是天差地别。
  
  莫因的脸色也沉了下来,点了点头道:“看来我们还真是被人给戏弄了,看来是有人故意放出风声来的。”
  
  “那……”
  
  郝雨晨才刚刚张了张嘴,整个身体便是一震,难道是……没错,这能量不会错,那所谓的异宝难道就是它?大半年前,正是自己到这里来的时候!
  
  见到郝雨晨的神色有异,莫因脸色也是微变,因为他们现在已经把郝雨晨当成了高手,不由得问道:“小晨,怎么了?”
  
  不待郝雨晨回答,前方便已经传来了兵器交加的声响,有人怒骂,有人惨叫。
  
  几人快速地向前跑了过去,只见前面总共有着十来人,正在那里打得个不亦乐乎。不止是这里,其他地方也还有人在打斗。
  
  郝雨晨对这些人是不闻不问,他现在也没实力去管这些事情,那东西似乎在呼唤着他,有着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他往着前面走去。
  
  莫因、莫如、莫果三人才走到这里,便有人不由分说地找上了他们,一句话也没有多说,提刀提剑便招呼了过来。
  
  “我们素不相识,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三人大吼了一声,拿起手中的刀挡了过去。
  
  “管你相不相识,别想打宝物的主意,谁都别跟我们抢!”
  
  “我说你们这些人,连宝物长什么样都没见着,就在这里大打出手,拼个你死我活的,到时候如果那宝物是假的,岂不是都成冤大头了?”
  
  “哈哈,管他真的假的,你们一个也别想进去,我们老大已经带着兄弟进去了,是不是宝物也没你们的份。”那人有些嚣张地说道。
  
  莫因听得两眼有些翻白,跟这种没有头脑的人,只能用武力解决问题了,大喝了一声,也不再胡扯,手中的刀势变得凌厉了起来,击得攻他的人连连后退。莫如跟莫果见状,也纷纷大喝了一声,用样反击了起来。
  
  郝雨晨还是脚步不停地往着前面林子走去,有人已经开始注意到了他,刚才跟莫因叫嚣的那家伙,突然指着郝雨晨大喝一声:“把他留下来!”便也加入了对付莫因他们三人的战团之中。
  
  身侧已经传来了风声,直到这时,郝雨晨才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他虽然武功已经尽失,但身体的那些感觉却依然存在。
  
  回头一看,身后一人已经飞临空中,手中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刀,冲着他当头劈了下来。
  
  郝雨晨眼睛微眯,没想到这些人二话不说便要人命,不过他现在万万不是这些人的对手,虽然这些人并算不得什么真正的高手,可自己现在连一般的高手都不如。
  
  对方见郝雨晨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还以为他是被吓傻了,露出了一抹狰狞的面孔,就算是连那正跟人拼着的莫因,也不由得回头叫了一声‘小心!’
  
  “嘭!”
  
  一声巨响突然传出,吓得众人纷纷测目,接下来,他们看到了令人很难忘的一幕,郝雨晨头也不回的往着前面继续走去,刚才袭击的那人已经直挺挺地躺在了那里,头上已经多出来了一个血洞,正在不停地往着外面流着鲜血,死得已经不能再死了。
  
  没有人看清郝雨晨是怎么杀了他的,但没有人怀疑,地上躺着的那人已经死了。
  
  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打斗,呆呆地看着那个方向。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指着郝雨晨吼道:“你杀了他?”
  
  “废话!我不杀他,难道等他来杀我?”
  
  “连我们的人也敢杀,兄弟们,给我上,杀了他!”先前叫嚣的那人又开始大叫了起来。
  
  几人听命,也不再跟那些人打在一起,全都叫喊着向着郝雨晨冲了过来。
  
  郝雨晨神色一沉,眼神一冷,对自己的朋友,他当然是以笑脸相迎,对于敌人,那就要先下手为强!
  
  “找死!”冷冷的两个字从他的口中吐了出来,郝雨晨也不废话,抬手就是几枪蹦了过去,他们武功虽然不错,但还没有厉害能够躲得过子弹的速度,更没有达到能硬抗子弹的程度,再加上郝雨晨的枪法也是无师自通,当然,前面的几个人全都成为了枪下的亡魂。
  
  几声枪响之后,几个人惨叫着倒飞了回去,全都是头上中弹,被郝雨晨当成了活靶子。其他的人已经生生地定住了脚步,这一刻,不管是莫氏三雄,还是其他的人,看见郝雨晨的眼神全都带着畏惧,冷颤打个不停。那个人已经再不敢叫嚣了,因为郝雨晨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位置。虽然不知道郝雨晨是如何杀人的,但他也并不是笨得一无所知,至少知道这跟对方手中的东西有关。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你还敢叫一句,我不介意在你的头上也开个洞!”郝雨晨说完,不再管后面,快速地向着前面行去。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那种熟悉的感觉,正在不停地呼唤他。
  
  不是他心软,而是他现在有苦自己知,因为他从来没有装子弹的习惯,以前用枪的时候也少,用了也没有去管,现在弹夹里面只剩下了最后两颗子弹,如果最后两颗也用了,那他就没有保命的东西了。
  
  前面,已经围了不少的人,一眼望去,不下百人。让后来的郝雨晨根本就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不过听声音,里面似乎也是在打斗,而且已经接近了尾声。
  
  “快看!”忽然有人大喝了一声。
  
  郝雨晨心中一动,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色,果然不错,那就是自己的黑铁重剑,只有上半截的黑铁重剑。此时,那半截重剑上已经散发出了幽幽的光芒,将众人的眼神都吸引了过去。
  
  这应该就是缘份吧,自己刻意的去寻找,还不如此时的无意相遇!
  
  “宝剑!”又有人激动地大呼了一声,猛的向着那里冲了过去。声音刚落,众人看见那冲过去的人,都如梦初醒,纷纷大吼了一声,眼红地冲了过去。
  
  “都别抢,那宝剑是我的!”其中一人大吼了一声,拿着手中的刀,对着前面的人猛砍了起来。前面的人只顾着抢宝贝,也没有注意到后面有人袭击,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被一刀拦腰斩成了两段。
  
  这人一带头,其他的人也都纷纷拿起手中的兵器对着身旁的人砍杀了起,一时之间,惨叫之声此起彼伏,转眼之间,地上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嘭!
  
  一声炸响,冲在最前在的几人已经惨叫着倒飞了出去,人还在半空中,便被炸成了一堆肉雨,纷纷扬扬地洒落在了人群之中,没有一个人留下了全尸。众人都被这样诡异的情形给惊呆了,那些杀红了眼的抢宝人,也都纷纷地停了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满是惊骇的神色。
  
  不过,依旧还是有两人没看见之前发生的情形,见众人都停下了拼斗,心里奇怪之余,脚下却是不停,猛的发力向着那把巨大的断剑奔了过去。
  
  没有人阻拦他们,或者说是都忘记了阻拦,那两人看起来是一起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笑意,伸手向着那巨剑抓了过去。只不过,他们脸上的笑意下一刻便凝固了,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张了张嘴,什么话都还没来得及出口,那断剑之上一阵光芒一闪,嘭!两人被震得飞了出去,人在半空,便被炸得四分五裂,其中还有一条胳膊飞得老远,刚好落在了刚刚才进来的莫因还有其他的人身前。
  
  诡异,除了诡异还是诡异,一时间,所有的人集体石化。没有人再敢接近那把断剑,看见那断剑的眼神,就如同是看见了魔鬼一般。
  
  “他爷爷的,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又有一人大吼了一句,大步向着前面走了过去。这人看上去像是个高手,人还没有走近,手中的长剑之上,便布上了一层真气,然后用手中之剑,小心地向着那断剑挨了过去。
  
  众人都停住了呼吸,一颗心全都随着那人的动作而停止了跳动,近了,再近了,全都紧了紧手中的兵器,只待看那人的下场,如果没事,那这宝剑便还抢得,如若有事,那还待想其他的办法。
  
  当。。。
  
  长剑轻轻地碰到了那断剑之上,那人的眉头紧皱着,过了片刻,看见自己还没什么事情,神色不由得一缓,伸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
  
  众人见状,对视了一眼,手中的兵器猛的再次举了起来,口中的杀字还没有喊出来,异变再次发生,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那人睁着眼睛,缓缓地倒了下去。
  
  并没有出现先前的血腥场面,众人回过头去,只见看那人的额头上多出了一个小小的血洞,眼神中满是不甘之意。
  
  这……
  
  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道人影便再次往着前面窜了出去。又一个送死的人?众人的心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想法。只是这么一瞬间,那道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断剑旁边。本来已经暗淡的光芒,在那道人影出现的瞬间,再次亮了起来。那道身影也不畏惧,直接一把抓住了剑柄,身体猛的一颤,众人正要不忍心地回过头去,那人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笑意,身形一闪,已经向着某个方向快速地跑了出去。
  
  呃……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众人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那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眼前,才有人如梦初醒地大喊了一声:“宝剑被那人抢走了,追!”
  
  这一声大喊引起了连锁反应,立时间,便有一部分人追了上去,而还有一部分则是留了下来。
  
  抢走断剑的,自然便是郝雨晨了,也怪先前那些人倒霉,那断剑上的反物质能量集聚了这么久,这些人就这样上去,那不送死又是干嘛,放在先前,就算是郝雨晨也不敢去接触。不过现在嘛,那能量已经发泄了,不抢那就真的白不抢了,不,不能说是抢,因为这本来就是他的东西。就算是送给别人,别人也拿它不动啊?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后面那些尾巴这么快就追了上来,现在他没有内力,自然也施展不了轻功,只能够拼命地往着前面跑。
  
  莫因三人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这些没有追上去的人,正是跟刚才那个很嚣张的人一伙的,全都把目光望向了他们三人的身上,看来是把他们三人当成了跟郝雨晨一伙的,因为来的时候,郝雨晨便是跟他们三人一起的。
  
  “动手!”其中一人厉喝了一声,三十多人全都向着他们三人攻了过去。
  
  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对方的人数是他们的十多倍,三人现在想后悔都有一些来不及了,不多一会,身上便挂了几处彩。
  
  眼看三人就要不敌,正在此时,却是一阵香风突然袭来,下一刻,场中已经多出来了一位白衫女子,她的手中握着一把带鞘的宝剑,脸上朦着白沙,走到了那个被郝雨晨开枪打死的人身边,眼中突然露出了一抹激动的神色。
  
  “住手!”她突然回过了身,冲着场中还在打斗的人喝了一声。
  
  众人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都怔了怔,而莫因三人趁着这个空档,猛的从包围圈中跳了出来,往着这白衣女子的身边退了过来,谁都能够看得出来,这女的是个高手,跟他们不是一个档次的高手!
  
  “你是何人?难道想要救他们?”对方有人出言问道。
  
  “你们谁死谁活不管我的事情,我只想知道,杀死那人的人现在在何处?”白衣女子冷冷地问了一句。
  
  “姑娘是跟那人有仇还是有交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