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疯批妖姬洗白后,诸神皆为裙下臣 > 第287章 是真的后悔了

第287章 是真的后悔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然而过了很久,那人都没有要出来的打算,反倒是沿路的野兽少了很多,就像有什么人,悄悄帮他处理干净了一样。
  
  渊寂眉心一跳,几乎立刻猜出了来人的身份。
  
  那个笨蛋……
  
  他无奈的笑了笑,不过还是由着她了。
  
  君倾这边一直护送着渊寂出了林子。
  
  是时候分道扬镳了。
  
  望着那道尤为高挑的背影,君倾深呼一口气就要往另一个方向走。
  
  然而没等她跑出多远,白落尘从天而降,俊逸的脸上满是愤怒。
  
  “君倾!你究竟对瑶儿做了什么?!”
  
  君倾大惊,想要赶紧逃命,却被白落尘拦着,根本无路可走。
  
  面对白落尘的毫不留手的攻击,没有办法,君倾只能硬着头皮迎上去。
  
  “不管你信不信,我什么都没做!”
  
  君倾咬牙硬撑着,然而一个不注意还是被白落尘打倒在地,鲜血喷涌而出,落在地面上,醒目的红。
  
  君倾只觉得肋骨都要被打断。
  
  她浑身冒着冷汗,面上还是一副倔强无比的模样。
  
  “什么都没做?君倾,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装无辜狡辩。”
  
  “你分明杀了瑶儿带来的所有人!还故意把瑶儿……”
  
  白落尘满脸心痛,不忍再说下去。
  
  他永远都没办法忘记瑶儿一个人坐在满是尸体鲜血的地方,她是那么柔弱可怜,颤抖着身躯流着眼泪,恐慌无助地喊他师尊的样子。
  
  他的瑶儿是那样善良柔弱,竟然被君倾吓成那个样子!
  
  “君瑶说,人都是我杀的?”
  
  “不是你又是谁?君倾,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你别想逃脱自己的罪行!”
  
  白落尘现在一看的君倾这张脸就恨得咬牙切齿,愤怒她竟敢伤害自己最疼爱的徒儿,下手越发毫不留情。
  
  君倾冷着脸。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君瑶没有说出在场还有第三个人,不过这样正好,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了那位姑娘。
  
  若她真的给那位姑娘惹来杀身之祸,只怕自己一辈子良心不安。
  
  君倾思及此处也没有反驳,可她无力抵抗白落尘的攻击,才几个来回,就被白落尘镇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噗!”
  
  君倾浑身没了力气,气血翻涌的她只觉得面前人影憧憧,连白落尘走过来抬手的时候,都忘了躲避。
  
  “啪”的一声,君倾的脸直接被打歪侧过去,她嘴角流着血,眼神黯淡无光。
  
  “师尊可是在拿我出气?”
  
  被她麻木的语气刺了一下,白落尘怔愣过后冷笑道:
  
  “是又如何?你对瑶儿做尽坏事,难道还不许为她讨回公道吗?”
  
  “君倾,别以为我不会对你动手!看来还是我以前太过……”
  
  “太过仁慈了,对吗?”
  
  出乎意料的是,君倾补全了他的话。
  
  白落尘一愣,他看过去,正好对上君倾那双绝望无神的眼睛。
  
  明明最初碰到他的时候,眼神里还有恐慌,可如今,竟然什么都没剩下了……
  
  “可师尊你又何时对我仁慈过?君瑶想要什么,师尊二话不说就给了,尽管那本来是我的东西,就连我的血我的肉也不放过。”
  
  “即便我也献过血了,师尊可曾看过我一眼?君瑶即便什么都不做,师尊也能喜欢她到什么都愿意做,可我呢?师尊可曾关心我,儿时可曾愿意抱抱我?”
  
  “我……”白落尘开口,君倾却冷笑了一声。
  
  “因为我品行不端,从小就是个坏孩子不讨人喜欢?呵,师尊还想说什么,不如今晚我一并都替你说了?”
  
  “你自己知道就好。”白落尘恼怒地红了脸,眸中闪过些许意外。
  
  他没想到君倾竟然知道这么多他想说的话,可既然知道自己的错处,为何还死不悔改?
  
  明知故犯,错上加错!
  
  君倾瞧见白落尘沉思的阴沉模样,就知道这人又在心里编排她了,心中不觉涌现出莫大的悲哀。
  
  看啊,不管她做了多少事,她的师尊就是什么都看不见。
  
  反正错的永远是她,君瑶怎么会错呢?她明明是白落尘心中最“懂事”的孩子啊……
  
  “可师尊,你说我儿时便品行不端,处处阴谋诡计……是我曾做过什么坏事吗?明明永远都是我最努力,为什么这一切落在你眼中,就是……”
  
  君倾哽咽了,儿时的委屈甚至比如今遭受的种种不公还要令人难过。
  
  她一想到那弱小无助的小女孩无措地抱住自己,生怕自己再惹师尊跟师姐生气,就心疼的不行。
  
  然而白落尘就跟看不见她委屈难受的表情似的,皱着眉道:
  
  “你明知瑶儿身体不好,还要在她面前那么努力,不是在嘲笑她刺激她还能是干什么?”
  
  “君倾,你从小就对瑶儿有敌意,是瑶儿一直忍着,劝我不要惩罚你,现在竟然还想用小时候的事情对我诉苦?”
  
  “你配吗?”
  
  君倾呼吸放轻,只觉得心脏每一次跳动,都是一阵阵紧缩的痛苦。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推心置腹的话,竟然就得到这人的——
  
  你配吗?
  
  可她凭什么不配?白落尘又凭什么这么羞辱自己?!
  
  他救了她的命,可她也……
  
  “君倾,别以为说了这么多我就会放了你!”白落尘再次靠近着,他双手结印,周身的气息越发冷冽。
  
  看清男人的动作,君倾整个人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你,你要做什么?!”
  
  “废了你修为。”
  
  白落尘言简意赅地吐出这几个字,他的眼神幽冷,是跟看君瑶的温柔截然相反的狠戾。
  
  “不……不可以。”
  
  “你不能……”
  
  君倾面带惊慌,然而她怎么可能逃脱白落尘的追击?
  
  白落尘轻而易举地扼住君倾的手,感受着君倾因为恐惧而变得强有力的脉搏,他表情淡淡,说出来的话却是冰冷刺骨。
  
  “你放心,本尊答应过瑶儿不会杀你,就一定会让你活下去,但是……从今天起,你便不是本尊门下的弟子。”
  
  “今日本尊便将你修为废去……逐出师门!”
  
  他的手下亮着一抹光,刺眼的映出君倾此时被冷汗浸透的脸。
  
  “不——!“
  
  看着面前逐渐放大的人脸,君倾再一次彻彻底底地陷入绝望。
  
  恍惚间,她似乎又回到了那天她第一次逃下山,又被抓回来的时候,她也像今天这般痛哭着求饶,什么好话都说尽了,然而那人依旧面不改色的囚禁了她。
  
  怎么会有人这么狠呢?
  
  为什么这样的人,是救了她的师尊呢?
  
  如果她活着就是来经受这世间所有磨难的,当初,倒还不如让她死在那荒山上,被野兽撕咬,活活饿死。
  
  当初要是就那样死了,现在,也不会毫无尊严的被人那捏住所有命脉。
  
  白落尘一掌狠狠打在了她的小腹,君倾当场飞了出去,腹部剧烈的痛楚像是要将她整个人吞没似的。
  
  感受着丹田逐渐破裂,一寸一寸的,到最后半点灵力都感知不到,心理上的痛苦要远远大过身体的疼痛。
  
  君倾最后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她一遍遍的探知着身体,像往常做的无数次那样运转灵力,然而……
  
  毫无波动。
  
  她的经脉被毁,已经……彻彻底底完了。
  
  “为什么……”泪水模糊了君倾的脸,她的嗓音绝望沙哑,像是被人逼到绝处去了。
  
  “为什么付出真心得不到回报,我又做错了什么……”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君倾力竭,小腹处火烧的痛楚让她牙都快咬碎了,再一开口,全是痛楚的闷哼。
  
  白落尘看着蜷缩成虾米一样的君倾,看她如困兽般愤怒绝望,以及她哭的通红的眼眶,心中奇异的生起一抹异样的情愫来。
  
  她……好像很痛苦。
  
  可再痛苦又哪里比得上瑶儿?
  
  她身体那么弱,竟然忍了君倾这么多年的欺负,就连现在也……
  
  想到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受苦的瑶儿,他最疼爱的徒弟,白落尘彻底没了不忍的念头。
  
  “君倾,我警告你,别再想着报复瑶儿,如果你再动任何伤害她的念头,你的命,我早晚会取了去。”
  
  冰冷的警告声就在耳边,君倾也终于有了力气。
  
  她费力地抬起头,嘴唇嚅嗫。
  
  报复?如今她还能怎么样?没了修为,废人一个,随便一个人就能让她像现在一样趴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
  
  她以后该怎么办?
  
  她……要如何活下去?
  
  “白落尘,你……“
  
  白落尘听不清她的话,只能又靠过去。
  
  他还以为是君倾事到如今终于知道错了,想要好好忏悔自己的罪行。
  
  虽然他不会原谅她,也不会再将她带回山上,可毕竟是……
  
  “你会后悔的。”她的话语笃定,满是寒霜绝望的眼神令人心悸。
  
  白落尘没想到到现在君倾还死不悔改,俊脸彻底沉了下去。
  
  “后悔?君倾,该后悔的人是你,如果不是你任性妄为,错事做尽,何以落得如今的下场?”
  
  白落尘顿了顿,甚至有种为自己的爱徒报仇雪恨的得意,轻松道:
  
  “你再也不能在瑶儿面前炫耀,卖弄你的天赋了。”
  
  “本尊的瑶儿才是本尊最优秀的弟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