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择日飞升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竹天工的船客

第二百四十五章 竹天工的船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傩祖的心乱了”
  玉虚宫前,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惊。仙火爬到傩履身上,虽然下一刻便被他的气息逼退,但仙火进进退退,时不时接近他表明傩履的气息在剧烈起伏。
  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对于这样一位古老的存在来说,什么人能一句话便乱他道心
  “谁在说话,扰乱傩祖道心”一双双锐利的目光纷纷扫去,搜寻说话之人。
  来到玉虚宫前碰运气的人太多,大家都想得到仙药,先前目光都集中在傩履身上,因此无人察觉说话者是谁。
  只有后排的少数几人留意到许应,但也不能肯定是否是他所喊。
  “好像是太上长老的声音!”
  人群中时雨晴心头一跳,暗暗头大,"他怎么呼唤傩祖为老头差点把傩祖害死在我剑了山上乱来也就罢了,这昆仑圣山上,也是能乱来的?
  “阿巴阿巴。”一个相貌英俊的少年头顶长草,东张西望,好奇万分。
  这少年是蓬莱阁的当代阁主林天华,一代英才,身边还带着一条长着黑白二角的大蛇,威猛非凡,手上还拖着一口铜钟仪表堂堂。
  此次林阁主来到玉虚峰,也是奉已经飞仙的祖师之命,来昆仑寻找仙缘。
  “阿巴阿巴”林阁主面色严肃,向那大蛇道,引得附近众人纷纷望来,各自露出诧异之色。
  “蓬莱阁的仙草,都是种在脑袋上的吗?”有人低声道。
  一旁的锦衣少女道“蓬莱阁特立独行,连语言也不是人语。不知这句阿巴有何深意
  林天华身旁大蛇连忙悄声道“草爷,你不要随便开口,万一被人看出马脚,那就不好玩了。”
  林阁主手中的大钟也悄悄神识传音,道∶“草爷,我差点被他的金篆仙篆毁掉,才让你有机会控制他,你可不要乱来,
  那大蛇正是虮七,悄声问道∶“刚才让傩祖心神大乱的,是阿应吧?”
  大钟道“是他的声音。不过阿应为何可以一句话便让傩祖心神大乱”
  虮七忧心忡忡道∶“阿应惹恼傩祖,待会死的时候,血不会溅到我们身上吧”
  大钟道“我们躲远点便是。
  “阿巴。”林大阁主连连点头。
  除了他们,还有些许应的故人也听出他的声音,纷纷张望,试图寻到许应的踪迹。
  郭小蝶在人群中连续往上蹦,跳起老高,郭家老祖急忙把这姑娘的脑袋往下压一压,低声道∶"你不要命了!再往上蹦当心傩祖把你脑袋瓜子削了!傩祖不削,其他人也给你削了!”
  郭小蝶笑道∶“我听到了许妖王的声音!老祖宗,你也听到了吧?”
  郭家老祖忧心忡忡,道∶"听到了,所以你不要再蹦了,我觉得那小子与傩祖有仇,刚才他乱傩祖道心,就是想引火烧死傩祖。’
  他叹了口气,道“说不定,待会咱们还要大义灭亲。
  郭小蝶吓了一跳,失声道“老祖宗,你要杀掉傩祖”
  此言一出,顿时一双双目光齐刷刷扫来,四周生出一股股杀意。傩祖,是傩法之祖,从无到有开创六秘的存在,造福了无数人,想杀傩祖,便是与天下人作对!
  郭家老祖吓了一大跳,失声道“疯丫头,我说的是大义灭亲”
  郭小蝶眨眨眼睛∶“我们是傩师,当然是与傩祖更亲!还能跟许妖王那小子更亲不成?”
  郭家老祖说不过她,语重心长道∶"你安分一些。待会许妖王死的时候,血泼下来,你用白面馒头醮一点他的血,吃了说不定能长生。
  傩祖傩履目光如电,也在扫向人群,试图寻到许应的方位。不过玉虚官外人山人海,他很难确定许应的位置;也不知是否是那人归来。
  “飞升仙药即将现世,难免会有天魔出世,秽乱人心。”
  傩履目光照耀人群声音传来,在每个人心底响起,“诸位小心,天魔在你们之中,待飞升仙药问世,便将出手抢夺。’
  厉害。
  许应暗赞,此时若是被人发现他就是那个一句话便扰乱傩祖道心的人,恐怕下一刻便会被愤怒的众人撕碎。
  这时,许应身边一个声音悠悠道"掌管玉池秘藏仙药的傩祖,可以随便说人是天魔吗"
  许应看去,说话之人是一个三十许岁的男子,仪表堂堂,颇有正气和威武之气。
  他的衣着上衣下裳,都是黄色,没有多余章彩纹饰,只有贵气,仿佛平凡的衣着穿在他的身上,也能彰显不凡。
  玉虚宫前,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惊。仙火爬到傩履身上,虽然下一刻便被他的气息逼退,但仙火进进退退,时不时接近他,表明傩履的气息在剧烈起伏。
  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对于这样一位古老的存在来说,什么人能一句话便乱他道心?
  "谁在说话,扰乱傩祖道心?"一双双锐利的目光纷纷扫去,搜寻说话之人。
  来到玉虚宫前碰运气的人太多,大家都想得到仙药,先前目光都集中在傩履身上,因此无人察觉说话者是谁。
  只有后排的少数几人留意到许应,但也不能肯定是否是他所喊。
  “好像是太上长老的声音!”
  人群中时雨晴心头一跳,暗暗头大,"他怎么呼唤傩祖为老头?差点把傩祖害死!在我剑门山上乱来也就罢了,这昆仑圣山上,也是能乱来的?”
  “阿巴阿巴。”一个相貌英俊的少年头顶长草,东张西望,好奇万分。
  这少年是蓬莱阁的当代阁主林天华,一代英才,身边还带着一条长着黑白二角的大蛇,威猛非凡,手上还拖着一口铜钟,仪表堂堂。
  此次林阁主来到玉虚峰,也是奉已经飞仙的祖师之命,来昆仑寻找仙缘。
  “阿巴阿巴!”林阁主面色严肃,向那大蛇道,引得附近众人纷纷望来,各自露出诧异之色。
  "蓬莱阁的仙草,都是种在脑袋上的吗?"有人低声道。
  一旁的锦衣少女道∶“蓬莱阁特立独行,连语言也不是人语。不知这句阿巴有何深意?
  林天华身旁大蛇连忙悄声道∶"草爷,你不要随便开口,万一被人看出马脚,那就不好玩了。"
  林阁主手中的大钟也悄悄神识传音,道∶“草爷,我差点被他的金篆仙篆毁掉,才让你有机会控制他,你可不要乱来。”
  那大蛇正是虮七,悄声问道∶“刚才让傩祖心神大乱的,是阿应吧?”
  大钟道“是他的声音。不过阿应为何可以一句话便让傩祖心神大乱
  虮七忧心忡忡道∶“阿应惹恼傩祖,待会死的时候,血不会溅到我们身上吧?”
  大钟道“我们躲远点便是。”
  “阿巴。”林大阁主连连点头。营业价
  除了他们,还有些许应的故人也听出他的声音,纷纷张望,试图寻到许应的踪迹。
  郭小蝶在人群中连续往上蹦,跳起老高,郭家老祖急忙把这姑娘的脑袋往下压一压,低声道∶"你不要命了!再往上蹦,当心傩祖把你脑袋瓜子削了!傩祖不削,其他人也给你削了!”
  郭小蝶笑道∶"我听到了许妖王的声音!老祖宗,你也听到了吧?"
  郭家老祖忧心忡忡,道∶"听到了,所以你不要再蹦了,我觉得那小子与傩祖有仇,刚才他乱傩祖道心,就是想引火烧死傩祖。
  他叹了口气,道“说不定,待会咱们还要大义灭亲。”
  郭小蝶吓了一跳,失声道“老祖宗,你要杀掉傩祖”
  此言一出,顿时一双双目光齐周周扫来,四周生出一股股杀意。傩祖,是傩法之祖,从无到有开创六秘的存在,造福了无数人,想杀傩祖,便是与天下人作对!
  郭家老祖吓了一大跳,失声道∶"疯丫头,我说的是大义灭亲!"
  郭小蝶眨眨眼睛∶"我们是傩师,当然是与傩祖更亲!还能跟许妖王那小子更亲不成?"
  郭家老祖说不过她,语重心长道∶"你安分一些。待会许妖王死的时候,血泼下来,你用白面馒头醮一点他的血,吃了说不定能长生。”
  傩祖傩履目光如电,也在扫向人群,试图寻到许应的方位。不过玉虚宫外人山人海,他很难确定许应的位置,也不知是否是那人归来。
  "飞升仙药即将现世,难免会有天魔出世,秽乱人心。"
  傩履目光照耀人群声音传来,在每个人心底响起,"诸位小心,天魔在你们之中,待飞升仙药问世,便将出手抢夺。
  “厉害。”
  许应暗赞,此时若是被人发现他就是那个一句话便扰乱傩祖道心的人,恐怕下一刻便会被愤怒的众人撕碎。
  这时,许应身边一个声音悠悠道∶"掌管玉池秘藏仙药的傩祖,可以随便说人是天魔吗?"
  许应看去,说话之人是一个三十许岁的男子,仪表堂堂,颇有正气和威武之气。
  他的衣着上衣下裳,都是黄色,没有多余章彩纹饰;只有贵气,仿佛平凡的衣着穿在他的身上,也能彰显不凡。
  许应笑道“多谢兄台仗义执言。”
  那黄裳男子笑道“我并非仗义执言,而是对傩祖有所怀疑。”
  傩祖傩履此时已经平静心神,向玉虚宫走去。
  仙火向两旁分开,隐约间可以看到火焰中还有一些或站立或坐着的人,姿态古怪,越是接近玉虚宫人数便越多。
  他们是商周时期进入此地采仙药的炼气士,沐浴在仙火之中,一动不动。
  许应心中微动,询问道“阁下为何会怀疑傩祖”
  他怀疑傩祖,是因为傩明明是不死民赖以不死的原因;傩法的源头,显然是不死民。而六位傩祖却将之据为己有,对外宣称自己是傩法始祖。
  他有充足的理由怀疑六位傩祖,这个黄裳男子又是出于什么怀疑傩祖?
  黄裳男子道∶“你看到仙火中的那些人了吗?这些人是在尝试进入仙宫时,被仙火灼烧,不得不封闭自己的一切感官,所有穴窍,让自己陷入无知无觉之中,免得被仙火侵入自己的体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