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择日飞升 > 第九章 妖性难驯,人性未泯

第九章 妖性难驯,人性未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石山神黄思平目光冷然,祂的另一条腿没有血肉,只剩骨头,倘若受力太多,便会折断。因此这一战祂也必须速战速决!
  祂的手中,刀光亮起,气血贯通百炼斩马刀,刀光匹练一般与许应挥来的铜柱碰撞!
  许应挥来的铜柱气势惊人,掀起狂风,黄思平的刀气炽烈无比,斩在铜柱上,凌冽刀气将铜柱切开!
  祂的真阳气血比烈火还要炽烈,刀光过处,竟然将铜柱断面烧得赤红!
  然而铜柱中的力量也顺着刀身碾压过来,那是象神之力,虽然许应不是妖王,但力量上却要远超他!
  黄思平握刀的双手颤抖,忍不住后退一步,免得左腿腿骨受力太多。
  许应半截铜柱直捣而来,黄思平再退一步,迎着铜柱一刀劈下,真阳气血更加灼热,刀锋下,铜柱甚至开始熔化,化作铜汁不断滴落!
  祂这一刀,甚至将铜柱从中央分为两半!
  然而就在祂一刀劈开铜柱的同时,许应旋转铜柱,将百炼斩马刀和黄思平两条手臂转得扭曲起来!
  黄思平怒吼,身躯一晃,现出真身,乃是一只狼首人身的黄狼,身高逾丈,威武非凡,银牙利爪,一身黄色毛发,毛如根根金针!
  他吼声如狂风呜咽,真阳气血大增,抽出斩马刀,但许应欺身近前,手掌如象神甩鼻,啪的一声拍在刀面上。
  百炼斩马刀被拍得弯曲变形,但黄思平的真阳气血也自顺着刀身侵入许应手掌,沿着手臂向他体内侵去!
  黄思平乃是石山的妖王,气血修为雄浑无比,再加上真阳气血灼热非常,连铜都能轻易熔化,更何况许应血肉之躯?
  然而,祂的气血入侵,立刻遭到许应的气血阻击。
  刀和手一触即分的瞬间,黄思平便察觉到许应的气血尽管不如自己,但是却极为精纯,顷刻间便在手肘处抵挡住自己的真阳气血,并且横推出去,没有留下隐患!
  “小小年纪便有这等修为,难怪能斩杀草头神!”
  黄思平被震得双臂酸麻,手中百炼斩马刀脱手,心中不怒反赞,“不愧是我妖族异种!”
  许应修炼的功法显然是妖族导引功,修炼的武道也是妖族的武道,虽然长得像个人,但在黄思平心中他却未必是个人。
  祂没见过这么野的人。
  祂手上毫不留情,利爪挥出,真阳气血再加上利爪,威势比百炼斩马刀丝毫不低!
  与此同时,许应拳头击来,身后象首人身的煞体也跟着全力轰来,一拳之下,狂风大作!
  两人同时中招,许应喋血,向后跌去,撞入大雄宝殿,身上燃起熊熊火焰,将大雄宝殿点燃!
  黄思平被狂暴的力量打在胸口,背后衣衫炸开,庞大的身躯向后飞出,落地只听咔嚓一声,左腿腿骨全断!
  黄思平连续后退几步,终于踉跄倒地,就地一滚,化作一头黄色巨狼,只有三条腿,转身狂飙而去,逃入山林。
  “许应,你我同为妖族,念在你妖性未泯,我放你一条生路!”祂的声音远远传来。
  先前,他腿骨还在时尚可与许应一战,现在少了一条腿,一身实力发挥不出三成,因此只得逃遁。
  大雄宝殿中,许应一跃而起,双手向地面一按,顿时大殿中的火焰被压得熄灭。
  突然他喉头一热,吐出一口血来,鲜血落地便化作熊熊烈火,正是黄思平的真阳气血入侵他的心肺之中造成的伤害。
  真阳气血灼热无比,可熔铜铁,若非许应的气血雄浑还可以抵御,只怕整个人都会被烧焦!
  许应闷哼,鼓荡气血,全力压制真阳气血,然而胸前伤口炸开,能够看到肋骨。
  若非他修成象神煞体挡住黄思平一部分力量,他的肋骨便会被黄思平那一爪斩断!
  许应勉强镇住伤势,胸前伤口处,他留下一丝真阳气血,真阳气血将他伤口烧焦,他才将这一丝真阳气血驱逐出去。
  许应呼吸吐纳,催动太一导引功。突然,院子里的韦褚腿脚动了动。
  许应眼角跳动,抓起弯曲的斩马刀呼的一声掷出。
  韦褚身形翻滚,躲开掷来的斩马刀,飞速起身,哈哈大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弑神者许应,你果然有弑神的实力。不过你与石山狼两败俱伤,还能对抗得了我么?”
  他没有血肉的右腿,竟然在慢慢的生出血肉!
  许应笑道:“韦老爷明明是傩师,又打开了泥丸秘藏,实力高明非凡,却趴在装死。按理来说,傩术克制妖法,韦老爷以一敌二也是不在话下。你却偏偏要等我们两败俱伤,这只能说明,韦老爷的伤势,泥丸秘藏治不了。”
  韦褚面色一沉。
  他趴在那里装死,的确是伤势太严重。
  井中吼声爆发时,他距离最近,被冲击得最狠。更为关键的是,他虽是傩师,但肉身修为远不如许应、黄思平,甚至不如蛇妖蚖七!
  泥丸秘藏虽然可以让他成为不死之身,但并非绝对的不死之身!
  井中吼声造成的内伤,一时片刻无法痊愈!
  “当时的我,的确不是你们的对手。但现在……”韦褚迈步向许应走去,冷笑道,“我可以轻易诛杀你!”
  许应屹立在那里,纹丝不动,道:“韦老爷好像忘记了我好兄弟蚖七,此刻他就藏在大雄宝殿的殿顶,只待韦老爷出手,他便给予大人致命一击。”
  韦褚脸色顿变,想起司法佐丁泉的脖子。
  许应面色肃然:“司法佐丁泉,韦老爷应该熟悉吧?我好兄弟蚖七的蛇毒,天下第二,咬了丁老爷一口。丁泉就算被你们抢救回来,也要不治身亡!泥丸秘藏也救不了他!”
  突然,庙外传来丁泉的笑声:“上次那蛇妖不是说,他的蛇毒天下第五么?怎么到了你这刁民的口中,就变成第二了?”
  许应脸色微变,只见丁泉踏入庙门,他的脖子乌黑一片,气色并不好看,显然蛇毒还未完全解开。
  韦褚也不禁哈哈大笑,讥讽道:“刁民,你还有何话可以狡辩?”
  丁泉来到韦褚身边,拱着双手长揖到地,道:“多谢韦兄帮我祛毒。若非韦兄搭救,丁某已经是黄泉之鬼。”
  韦褚摆了摆手,笑道:“你我是同僚,救你是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丁泉正色道:“对韦兄是举手之劳,对我却是救命之恩。丁某自幼饱读圣贤之术,知道礼义廉耻,韦兄的恩德,我没齿难忘!”
  许应很快镇定下来,面色恢复如常,低声吟诵:“天魂生白虎,地魄产青龙。运宝泥丸在,搬精入上宫。有人明此法,万载貌如童。”
  韦褚和丁泉听在耳中,脸色齐变。
  丁泉身躯颤抖。
  韦褚踏前一步,喝道:“你说什么?你从哪里得来的《泥丸隐景炼气法》?这明明是周家不传之……”
  他刚说到这里,突然脚下无数根须蠕动,如同一条条细微的灵蛇钻入他双腿血肉之中!
  他的右腿血肉还在生长,给了这些根须可趁之机,短短一瞬间,无数根须便扎入他的血管,侵入他的心脏!
  韦褚呆了呆,回头难以置信的看向身边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