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择日飞升 > 第七章 奈河改道事件

第七章 奈河改道事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山崩地裂般的巨响来到山下,奈河之水已经将山脚吞没,激荡的河水越来越高,向山上蔓延,侵蚀沿途的一切!
  许应和蛇妖蚖七一前一后冲回破庙,突然只觉天气变得无比寒冷,蛇妖迷迷糊糊,被冻得险些陷入冬眠之中。
  “蚖七,快催动气血,不要冻死了!”许应大声提醒。
  他们调动气血,暖和身子,但那股寒气却像是钻入骨髓,即便气血也难驱除。
  许应颤抖着催动大日淬体,身体稍稍感觉暖一些。
  他双手在胸前重重合并,猛地交错,一道火光从掌心迸出,将熄灭的篝火点燃。
  一人一蛇来到篝火边,便见那篝火颜色变得惨绿,绿色的火焰中时不时冒出一张张老人面孔,吊着白眼,做惨叫状,却没有声音,好不渗人!
  “难怪这庙破败,这里风水不好!”蛇妖蚖七吓得哆嗦。
  山脚下,一个黄袍郎带着五个怪人快步如飞,向山上赶去。
  “真阳气血,阴邪不侵!”
  黄袍郎一边奔走,一边念念有词,突然体内迸发出浓烈的真阳之气,将奈河带来的阴气邪气逼退。
  他的真阳气血极为雄浑霸道,四周如同一个大火炉,炙热难耐,却带有浓重的妖气。
  在他的妖气侵扰之下,身旁那五个怪人纷纷身不由己现出原形,化作一头头体型庞大的妖物!
  这黄袍郎正是这座石山的山神,名叫黄思平,平日里定居在山神庙中,被尊为石山神。他手下五个怪人是守护石山神庙的妖怪,无非是獐子野狐野狗山猫之类的妖物。
  他们镇守石山,奉城隍命四处搜寻许应下落,夜半时打算回到山神庙,不料却听到蛇妖蚖七突破时迸发的象鸣声,于是寻来。
  他们刚刚上山,奈河便汹涌扑来,直接断了他们后路,只好继续向山上亡命!
  石山神黄思平率领众妖加快速度,但奈河水上涨太快,很快将一个狐妖吞没!
  那狐妖落入水中,瞬息间,皮毛和血肉消融,只剩下一具枯骨被浪涛卷了去。
  众妖头皮发麻,没命狂奔,月光下,却见不远处也有人身影晃动,石山神黄思平看去,不由一怔:“邓家铺、伍家岭、老埠头等村的草头神!他们也来了!”
  村镇里的神灵是草头神,乃有德之人死后,魂魄封神,入住神像之中。而黄思平却是大妖修真,炼成武道第七重,被封为山神,可以说是肉身成神。
  二者虽然都吸收黎民香火,享用祭祀,但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那几个草头神亡命狂奔,一个接着一个被卷入奈河水浪之中,神像破碎,魂魄被奈河卷走,无影无踪。
  石山神黄思平身边的四个妖怪也没能逃脱,相继被奈河吞没。
  黄思平即将冲到破庙,却见破庙的另一侧也有人冲来,是一个官吏装束的男子,一身黑红衣裳。
  两人照面,各自一惊,摆出防备姿态。
  “原来是典狱韦大人。”石山神黄思平脸上的黄毛微微抖动。
  那黑红衣裳官吏便是救助丁泉之人,名叫韦褚,是零陵县的八位典狱官之一。白天,他率领其他两位典狱官追击许应,救了丁泉。但一路追击,始终没能寻到许应。
  他也是听到蛇妖蚖七突破时发出的象鸣声,这才赶来,刚刚上山,不料奈河改道,河浪将他两位同僚吞噬!
  连死两位傩师,让韦褚也心惊不已。
  “原来是石山神。”韦褚眼角抖了抖,皮笑肉不笑道。
  城隍与县令周阳不对付,两人都想掌握零陵,明争暗斗很多年,因此零陵官吏与城隍名下的诸神也有些敌对。
  尤其是这次许应弑神案,更是让双方剑拔弩张,都下了针对对方势力的格杀令!
  韦褚不惧任何草头神,但石山神黄思平却是妖王封神,实力强大,可以说是他的劲敌!
  石山神黄思平背后背着一口丈长的百炼精钢斩马刀,把刀抄在手中,一壮胆色,道:“奈河改道,我们都面临灭顶之灾。韦大人,我们若是相斗,两败俱伤,若是联手共渡,还有活路。你以为呢?”
  韦褚皱眉,向黄思平身后看去,奈河竟然还在上涨,眼看便要吞没这里。现在石山唯一的高地,便是面前的破庙。
  倘若他们开战,随时可能落入水中,死于非命。
  韦褚点头,道:“大难当头,我们的确要互帮互助,从前恩怨不要再提。”
  两人走进破庙,只见一个少年和一条大蛇围在篝火边烤火,那篝火绿油油的,不断有鬼魂从篝火中冒出来。
  “案犯许应,认得本官吗?”韦褚老气横秋道,官威很重。
  许应连忙捏住袖筒里的银子,警觉道:“韦老爷,我没钱给你。”
  他见过官吏勒索钱财,贱民往往要满脸堆笑,双手捧着钱财奉上,官吏不去看钱,姿态拿捏得很高,手却悄悄把钱收了,还要说一句下次不可如此之类的话。
  从前许应没钱,现在头一次得到几两碎银子,打算留着逃到外地,做彩礼娶媳妇的,不想给他。
  “刁民!你袖筒中是什么?”韦褚冷笑道,“本官炼就火眼金睛,你身上有没有银子我一看便知!不过你的银子本官不能收。你犯的案子太大,本官不能替你免罪。县令老爷吩咐,要你性命。”
  许应松了口气,有些欢喜,道:“老爷要命不要钱就好。要命的话,我打死老爷,要钱的话,我真不想给。”
  韦褚哼了一声,瞥了黄思平一眼,道:“石山神是要命还是要钱?”
  “钱和命,我都要!”黄思平脸色漠然,道,“城隍爷吩咐,要他的命,我为城隍做事,自然不好要钱。杀掉他,我再从他尸体上搜刮钱财,不能白干活!”
  韦褚眯了眯眼睛,悄悄把手伸入袖筒,笑道:“暴民许应,杀了蒋员外,这是阳间的官司。”
  黄思平脸上黄毛抖动,手掌握紧百炼斩马刀:“蒋家神是阴庭封神,许应弑神便是触动阴间律法。”
  韦褚皮笑肉不笑,从袖筒中抽出手掌,道:“奈河过境,合则两利,斗则两伤。石山神,咱们各退一步,等到奈河过后再来争执,如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